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娱乐至死之后,还剩什么?

2019-07-04

娱乐至死之后,还剩什么?

娱乐至死之后,还剩什么?字体:、、  前些年,有过一部电视剧《人间四月天》(好像是这个名字吧),很是热播了一段,搞得那一阵子到处都是“安好、晴天、谁是谁的四月天”之类的肉麻句子,让生性薄凉的我时不时要起一身鸡皮疙瘩。     那种情形下,捎带着徐志摩又热了起来,出版界也趁着这股火热劲儿,把他的诗文集又印了不少。 但我觉得出版界可能会错了意。

据我观察,人们津津乐道的,并不是徐志摩的诗文,而是他前后与林徽因、陆小曼的情感纠葛。 就如人们看当下的明星绯闻一样,这些情感纠葛才是眼球的集中点,才能创造实在的眼球经济。

至于他的诗文,更多是轻轻地来,轻轻地走,带不走也留不下一片云彩。

    最近,《少帅》又来了。 这可是个“话题性”和“传奇性”远胜徐志摩的人物。

我都可以想象该怎么把这位当年的“京城四少”之一的少帅包装成一位乱世中的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让现在厌恶官二代的人们看看当年的官二代是如何地卓尔不凡,风流倜傥。     “赵四风流朱五狂,翩翩蝴蝶正当行。   温柔乡是英雄冢,哪管东师入沈阳。 ”  “告急军书夜半来,开场弦管又相催。   沈阳已陷休回顾,更抱佳人舞几回。

”  的确是够风流的。 至于沈阳,不提也罢。

子不是曾经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    只是总有人要揪着不放。

当时上海的报界还传说,德国有报纸提议把本年度诺贝尔和平奖授予张学良,奖励他维护东亚和平的贡献,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 这些报人真是下笔如刀,锋利刻薄,实在惹人不快,难怪少帅当年杀过名记者邵飘萍。

    人民大学政治系主任张鸣在《张氏父子头上的光环》一文中写道:“当时,东北军虽说在关内有十余万人,但根据地东北依然有二十余万,发动事变的关东军,事先并没有得到日本政府的同意,因此只有一万多兵力。

事变后统计,东北一共损失飞机三百余架,战车26辆,各种火炮三百多门,其中重炮200多门,轻重机枪5864架,步枪15万支,手枪6万支,有这样强大的武力,无论如何,都堪一战,居然拱手把大片国土让人,实在是不可思议。

纵使不论家仇国恨,生灵涂炭,经此事变,作为军阀的他,老家没了,家底没了,就算没有父亲被人炸死之仇,为了自己的根据地,为了自己的财产,也该一战,可是他却没有(有材料说,“九一八”事变,张学良家产损失金条八万余条,超过了当时东三省的官银行的全部损失,一方面可见损失之惨重,一方面则表明,张氏父子在东北搜刮之烈)。

这样的军人,我们说他什么好呢?“九一八”的过失,过去我们的史书一直是算在蒋介石身上的(现在很多书依旧这样说),说是蒋介石下令让他不抵抗,甚至还煞有介事地说什么不抵抗的电报一直藏在张学良的夫人于凤至身上。 其实,张学良本人一直都承认,不抵抗是他自己的决策,现在的档案也证实了这一点。 ”    而《少帅》的导演接受采访时则说:“(不抵抗)不怪少帅,也不怪蒋介石。 谁都不怪,只怪当时国家太弱。 ”  国家太弱,就可以抵抗安心投降了?  好了,忘了这些吧。   我们现在不用去管什么沈阳不沈阳的,只管好好欣赏少帅“更抱佳人舞几回”的英姿吧,乏昧的茶余饭后,不也是能乐呵乐呵么?  (文/细柳营尉)  首发读文斋:http:///wenwz/  读文斋评分:分  作者个人主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