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回 冷血绝情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一千五百八十五回 冷血绝情沧狼行最新章节

林瑶仙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她勾了勾嘴角,犹豫了半天,终于还是轻启朱唇,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天狼的眼睛,说道:“天狼,你,你刚才与陆炳说的,说的有关屈姑娘的话,是真,还是假?”天狼似乎是早有准备,会料到林瑶仙始终绕不过这个问题,他轻轻地叹了口气:“瑶仙,这才是你真正想要问我的事情吧。

”林瑶仙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嘴唇,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女人,军国大事,都并不是她所关心的,而这男女之间的感情,才是她现在最想弄清楚的,尤其是在刚才天狼主动出言想赶走自己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天狼平静地说道:“我刚才所说的话,句句出自肺腑,绝无半句虚言。 ”林瑶仙不信地摇着头,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不,不可能的,天狼,你不会一下子变得这么狠心,再怎么说,屈彩凤也是你的爱人,她出手伤害沐姑娘,完全是因为被妖人控制了,绝非她的本意,而且,而且她现在落到了贼人的手里,还被你亲手打成重伤,就是,就是沐姑娘临死前都要你救出她,你就算有再大的怨言,会连沐师妹临终时的话也不听了吗?”天狼的眼中闪过一丝冷酷的光芒,冷冷地说道:“小师妹临走前还叫我不要报仇呢,我还不是答应了她?老实说,那个时候,我为了能让师妹开心,高兴,不管她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但是即使这样,蛊真人还有那个宗主都不肯放过我,瑶仙,你觉得我还会再去救屈彩凤吗?”林瑶仙叹了口气:“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是屈姑娘害死的沐姑娘?可那是她被人操纵和控制啊,这真的不能怪她。

”天狼摇了摇头:“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象如果不是由她,而是蛊真人拿着一把刀,一把剑去伤害的小师妹,我也会把这把刀,这把剑给折断掉。

当时我打了她一掌,那就是为了小师妹含怒而发的,这一下没有打死她,但我跟她,恩怨两清,从此就是路人。 ”林瑶仙睁大了眼睛:“天狼,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就算你打了她一掌,那她伤害沐姑娘的事情也算到此为止了,难道除此之外,她就不再是你心爱的女人了吗,你跟她的山盟海誓,就这样不算数了吗?”天狼闭上了眼睛,他的身子在微微地发抖,两只手紧紧地捏成了拳头,久久,他才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瑶仙,其实你应该清楚,我最痛心的,不是因为彩凤伤了小师妹,而是因为我一时把持不住,被彩凤所诱惑,和她偷尝了禁果,这件事对小师妹造成了太大的伤害,之后我跟她的一系列误会也是因此而来,甚至可以说,这件事让她的心死了,都是我的错。

”林瑶仙咬了咬牙:“可是,可是这不是因为蛊真人在那山洞里放了迷香合欢散的原因吗,屈姑娘自己也是把持不住吧,你不能这样怪她。

”天狼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是怪她,我是怪我自己,之前跟她相处多年,早已经暗中互生情愫,古墓那次,只是最后的一层窗户纸而已,现在我已经因为这事,被蛊真人和宗主利用,永远地失去了小师妹,我又怎么能再重蹈覆辙,重新为情所困呢?”天狼睁开了眼睛,看着林瑶仙,说道:“瑶仙,我的感情,一直是我的弱点,或者说,李沧行唯一的弱点,就在于他的儿女情长,这个无用的感情,毁了李沧行,也毁了小师妹,现在的天狼,已经死心了,他不可能再有任何爱和怜悯,这些无用的软弱,只会动摇我的意志。 ”“今天陆炳说的话,其实是一种试探,小师妹不在了,他们就想转而利用屈彩凤来进一步地控制我,但是这回,我再也不会让他们得逞,在我的心里,李沧行和他的女人屈彩凤,都已经死了。

现在的彩凤,帮不了我任何忙,只会成为敌人攻击我这天狼的弱点,所以,在为小师妹报仇之前,我不会有任何营救她的想法。

更不会因为这个再次落入敌人的陷阱里。

”林瑶仙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的神色,娇躯也微微地发起抖来:“天狼,你,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是不是,是不是如果我遇到了困难,遇到了危险,你也不会象以前那样,挡在我前面,保护我?”天狼的声音中透出一丝冷酷:“是的,瑶仙,李沧行会不顾一切地保护别人,可是天狼不会,所有挡在他复仇之路上的人,障碍,无论是敌是友,他都会去搬开,如果你觉得这样的我太冷血无情了,最好现在就离开。

”说到这里,天狼转过了身,也不再看林瑶仙一眼,冷冷地抬脚就走,林瑶仙突然大叫起来:“不,师兄,我不信,我不信你就真的会彻底地这样绝情,就算,就算受到再大的刺激,也不会把你一夜之间变成这样。 ”天狼停下了脚步,突然一转身,周身的红气一阵暴发,一股灼热的劲风吹过,拂起林瑶仙的一头长发,让这位绝世的美人不自觉地退后了半步,只见天狼缓缓地取下了自己的面具,一张半人半狼,毛茸茸的脸露了出来,一双深沉的眸子里,看不出任何人类的情感。

而天狼的话,也如腊月的寒风一样刺骨:“瑶仙,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还是一个人吗?我的脸变成了狼一样,而我的心,也在小师妹被雷劈成灰的时候,变得如海底万年玄铁一般,我最后再说一遍,你所认识的武当弟子李沧行,已经死了,这个世上,只有一头只为复仇而战斗,要毁灭整个世界的血腥天狼而已。 ”说完这些,他重新戴上了自己的面具,转身走开,而他的声音却顺着风飘起了林瑶仙的耳中:“若是不想成为我的障碍与牵绊,要么现在就离开我,要么让自己变得更强,对我有用的人,我是不会拒绝的。 ”林瑶仙咬着嘴唇,看着天狼的身影渐行渐远,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北风呼啸,恰似她的哀号,无尽的委屈,消散在这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