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48 倔老头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2019-07-12

48 倔老头霜寒之翼最新章节

“停停停停停下!见鬼!你是个暴力分子!你是个强盗!”乌内西教授眼泪流了下来:“我说!我把咒语告诉你!放开我!”他痛苦地叫喊起来。 白河凑近了乌内西教授:“咒语呢?”“咒语、咒语、咒语……”乌内西痛苦地眨着眼睛,不让血流进眼睛:“我说咒语:阿尼马格斯!”他大喊着,身躯在一阵光芒包裹中变成了一只猎鹰,猎鹰额头上流着鲜血,突然变小的体形让他从白河爪下挣脱,刚刚窜出裹着他的床单想要腾空而起,白河一个巴掌闪电一般把它按了下去。 猎鹰用充满恐惧的眼神看着白龙,白龙伸出爪子开始拔猎鹰脑袋上的羽毛,只拔了两撮,猎鹰就尖唳着身上闪起了光,他现出了原形,嚎叫着抱着脑袋在地上滚来滚去。

他的头发莫名其妙的少了一半,连头皮都缺了两块儿,红通通两片冒着鲜血。

“饶命!饶命!我只是在示范!只是在示范!”他惨叫着求饶起来,涕泪齐流地再也保持不住老知识分子的风度。

“真遗憾,我刚才是想把你拔毛烤了吃的。 ”白河笑了起来:“我可好久没吃肉了!”乌内西教授痛苦地哀叫着,语气分外委屈:“好,我说,你要知道什么!我全说!”……“唔,大体理论我总结一下,寻找心中最适合自己的对象,然后专心致志,念对咒语,与心中的对象身心合一,大概就是这样了,是吗?”“是的,是的,不过你学了有什么用呢?”乌内西包裹着只有皮肉伤却血流不止的头顶,一边呻吟着一边说:“你们龙类又用不了!”“用不了?”白河摇了摇头,心中不以为然。 直接用当然用不了,但研究懂了原理,总能找到应用的方法。 昏迷咒可以轻易学会,是因为原理简单到一看就懂的地步,而变形术原理复杂,仅仅单凭着唯心的施法方式是无法模仿的。 在安塔斯,这个等级的变身术需要使用魔网第四层的魔力,在这个世界,显然也有着最高段的难度。 不过白龙打定心思要研究明白这个法术,他回顾着记录下来的内容,重点是施法细节和注意事项,重点在于与源的沟通的内容,在这个世界的魔法体系里,这种内容被隐藏在一些类似于迷信和神秘学的内容当中,看上去像是神神叨叨的冥想和祈祷——虽然真实情况也差不多,乌内西语无伦次的讲完,白河也有些抓到了关键。

但看着白龙似乎陷入了沉思,乌内西也松了口气。 老教授心中凄惨异常,罗马尼亚是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到了10月已经远远称不上温暖,老头裸体披着个床单在寒风中打着哆嗦,青鼻涕不断地从鼻孔眼向外冒。

怎么还没有人来救我啊!阿尔宾·乌内西教授心中发出痛苦的哀嚎,这时白龙又转过身来了:“老头儿,刚才注意事项的第四条是什么?”“啊?”哆嗦着的教授随口答道:“冥想姿态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精神的统一。 ”他下意识说出口,很快意识到什么,表情顿时僵硬起来。

“精神的统一?”白龙龇起了牙:“刚才你说的是形体的统一!你在骗我!”他按住了老头的脑袋,红色瞳孔中露出了危险的神色。

“没!没有!”老头惨叫起来,他额头爬满了血水和汗水,眼球股溜溜地不停乱转。 “那么注意事项第七条呢?”老头脸色刷地一变,一时张开嘴巴讷讷无言,随即脑袋又是一痛,再次被白龙伸爪揪住。

“你竟然真的骗了我?”白龙没有过于生气,而是大为奇怪地看着老头:“仅仅是一个魔法而已,传授给别人也不会有什么损失的魔法!你也会骗我?仅仅因为我是一条龙?!”难道你这老头是个喜欢被折磨的抖M?“不!不是!”老头呻吟着睁开了眼,白龙惊愕地发现这老头好像不再那么害怕了:“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不会把变形术的奥秘教给你的,虽然我认为你不可能学得会,但是一旦让你学会了就一定会产生灾难!这并非因为你是条龙或是个人这种简单问题。

”他呻吟一声睁开眼睛,一直以来的仓惶和恐惧被一种牺牲殉道一般的坚定眼神取代:“龙先生,当你想要从我这里讨取东西的时候,可能并没有想过与我好好商量这种方法吧?是因为对人类的防备?还是兽性的本能让你选择了暴力抢夺?无论是哪一种,您的存在无论对于我们巫师还是麻瓜都太危险了,如果让你掌握了过多的魔法这种危险性会变得更为致命,我不知道你想要利用变形法术做些什么,但是我——阿尔宾·乌内西,我发誓我不会把它教给你的。 老头子我已经五十七岁了,现在死了这也不算什么。

哎哟~”白龙愕然了一下,他看着老头的眼睛,看着老头被自己折磨出的一身伤口,一阵羞惭之后又有些恼羞成怒。 他笑了起来:“哟!伟大的老头子,了不起,你这是在拯救迷途的羔羊么?”“是,你为什么不能信任一下人类呢?让我们一起回研究所吧,我们一定会把你当成孩子一样对待的,如果你能够学会博爱和信任,那么学习一些魔法又有什么关系呢?咳,到时候没人会拒绝教给你的。

”满脸是血的乌内斯教授虚弱地伸手握住白龙的爪子:“孩子,跟我们回去吧。

”白龙深深吸了口气,虽然有些恼羞成怒,不过他也觉得残酷折磨这样一个老头儿有些过分,但若真信了这老头儿,那可是傻到透顶了。

“你是要我拿我的自由和生命去赌博你们人类的信任和博爱?别开玩笑了,可爱的老头儿。 都是有智商的生物,就不要谈论信任这种伤感情的话题了吧。 ”白龙将老头儿拽了起来:“好吧,老头,我觉得我现在有点佩服你了,但这不是我放弃从你身上得到这个魔法的理由,我会尽量保证,在从你身上掏出我想要的东西之后,你还能活蹦乱跳地健康地活下去的。 ”“你……你不能这样,你要信任……人类!”老头儿仍不放弃说服。 信任个大头鬼,老子就是人类,怎么会不知道你们对异类都是什么德行!白河翻个白眼,突然停止了动作。

一种奇特的感应弹射进了他的精神,他瞬间意识到自己被什么东西盯上了。

距离已经非常近了。

白龙微微皱眉,一把抓起老头儿腾空飞了起来,他在天上灵敏地盘旋了一个九十度,那道红光就从他的翅膀一侧掠过,他飞快地向前窜刺,与身后飞来的黑影拉开了距离。

视野的边缘处白龙看到了那片从河上游飞来的飞毯,四个巫师整齐地坐在上面,为首的中年男人抬着魔杖,那不知什么模样的魔法就是他释放而出,而身后却是白龙的老熟人了。

“就是牠!傲罗先生!”吉米看到白龙,眼睛飞快地通红了起来,他伸手疾指,恨不得亲自上去报仇。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