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从现在开始,我想重新开始

2019-06-10

从现在开始,我想重新开始

  一些无谓的念想。   你懂什么是爱情吗。

  我们都配说爱吗。   经历了一些什么是不是真的害怕了觉得爱太可笑了。   我站在一条不能前行不能后退的路途里。

  我质问自己,我深信不疑又在深信不疑后再也不敢去相信。

  我终于觉得失去和得不到其实根本无法去权衡和对比。   失去和得不到都是一种极致的疼痛。   失去是在回忆泛滥以后情绪的悔悟。

  得不到却是这个世界上最无奈又最不能让自己拥有选择权的一种决定。

  所以,得不到和失去。

  都会同样让人麻木。

  沉重的心情得到缓解。

  我蹑手蹑脚的贪恋的朝向你,脚步有点懒散松弛。 我不顾自己会不会摔倒,只是觉得你是我所有的一切,一站起来已经头朝了大地。

身体布满了鲜血。

眼睛生疼,我模糊的朝四周围看去。 我竟然看不到有一个人能扶我一把。 所有瞬间里竟然是嘲笑凸显,我试图拉住任何人的衣服求谁能救我一把。 结果力气过去后,我昏迷了。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醒的。 我们渴望旅途渴望新鲜的世界盲目的追求自由漂亮新鲜感甚至所谓的感情。 我们一步步的把自己从单纯里逼了出去。 我们一次次的给自己制造心里障碍。 终于障碍堵塞。 心脏不能承载的纠结带着周围的改变一点点曾经固执的一切不可能发生不可能改变在瞬间就动荡了。   谭涛谭涛谭涛  我爱你吗。   我爱过吗。   我施云霞爱你。 爱到可以去死。   这绝对不是脑残的一句话。

  在没有遇见你之前。   我专一传统。 不知道甚至不敢去喜欢不敢去表达。

  遇见你之后。 我更加不敢说爱了。   19年,承载了太多的梦。 你却是我梦里最大的负荷。 或者说。 你是我的整个梦。

  我有想过,只要你是我的。

哪怕一天一分钟,我愿意以不要命的代价去换。   我没说我懂爱情。

爱情多可笑呀。 在这个动荡敷衍喧嚣繁华满世界都是小三的世界,爱情他妈的全是什么呢。   但是,我爱你。 满身炙热。 的确如同飞蛾扑火般,如同烈火焚烧心跳般。 我不顾一切过。

我说,除了你。 以后关于爱这个字,不会再对任何人提起。

关于我爱你这三个字,我绝口不提。   我爱你。

我会爱你爱到我不再爱你的时候。

  这是我施云霞对爱情的定义。   做了一场持久的梦。

梦里有阳光有酒吧有烟有酒有一帮混蛋的朋友有ktv有流氓有骗子。

我进入了梦中。 我在梦里亲手将自己的灵魂一步步的沦陷。

徒然的是,有伤害必定有收获。

每个人再旅途过后都会有所总结。 我的总结是我的世界不需要朋友。

每个人生活再一定的圈子内都是一定的利益关系。

但是不完全是没有投入感情。 既然有感情在,那一部分的利益自私全当避而不见吧。   人之初并不是性本善,人之初。 是与生俱来的自私。   我真的很注重很在乎我在乎的人,如果我说我在乎你。 那么肯定是真的。 别怀疑。

如果我说,你彻底滚出我的胸膛位置了。

那么也别做虚伪的挽留了。

失而复得的东西何必我再去趟浑水。 以前我是傻子。 现在,我真的不是白痴。   有的时候我们坚持的事都是泡沫,瞬间七彩光芒。 然后破裂。 当你害怕泡沫破碎后和你生活很像是一场幻影那就别承诺太多更不配说喜欢说在乎。   当前那么美不就可以了不是吗。

  生老病死,以后谁知道呢。

  做自己喜欢的事爱自己爱的人。   即使当下,伤痕累累遍体鳞伤。   我想了很多,一路走了很久。 即使你不爱我这点我无法改变。

但是我更无法想象失去你的痛。   我仍然爱你,爱到我不再爱你的时候。

  生活是戏剧,我在旅途里不断的走着。 累了哭几声,没有关系多庆幸我是女的,擦干眼泪继续走。 渴了就望梅止渴,因为很多东西我可以看它却并不是我可以拥有。

饿了就告诉自己没有关系马上就可以走完这条路了。 跌倒了就用自己手撑着自己再爬起来。 昏迷了,才发现真正让自己醒过来的人是家人。

  迷路了。

哭泣了,贫困了,堕落了。

都没有关系。   从现在开始。

我想重新开始。

  谢谢有过我生命里所有让我泪流缅怀过的人。

无论怎样。

我都心怀感激。 我不会悲伤不会再难过。 我的心已经矫正好了。

我该庆幸。

没有你们。 我的青春是枯燥的。 你们的存在让我的青春疯狂了一把。 可怕的是代价太大了。 没有关系。 懂得面目全非这个词也是一种真正的成长。

  这样的我。

以后真的失去了就不会有了。   我的温柔可爱善良仍然在。

  只是分了人群,也多安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