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一千四百回 柳生的牺牲沧狼行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一千四百回 柳生的牺牲沧狼行最新章节

云涯子越说越得意,大笑道:“啊哈,本仙知道了,你这天香神取流的刀术,本就是你倭国建立时,由中原的吴越国王族所带过去的,吴越国的刀法,正是终极魔功的一大分支,是以要练干将莫邪这样的魔刃,想不到这刀中邪灵,竟然可以被本仙吸收灵力,柳生雄霸,本仙真的要谢谢你,助我成神!”柳生雄霸的额头开始冒汗,他握着刀柄的双手,也开始慢慢地发抖,一半是因为极度的惊异,另一半是因为他能感觉得到,云涯子体内的魔力正在不断地增强,而那反击之力,让已经失去了刀中邪灵的村正大刀,无法抵抗,他猛地一扭头,对着站在一边,呆若木鸡的沐兰湘厉声吼道:“还楞着什么,快带上李沧行逃啊!”沐兰湘怔怔地站在原地,早已经泪流满面,幽冥血剑落在她的脚下,光芒全无,已经没有半点的杀气,而她的嘴角边流着一道血线,喃喃地开口道:“柳生,大,大哥,这是,这是真的吗?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的?”柳生雄霸须发皆张,脸上的刀疤不停地扭曲着,宛如厉鬼,其实从刚才一开始,他就知道,云涯子说那些话,是故意说给沐兰湘听的,他根本没有用终极魔气形成屏障,而是让沐兰湘亲耳听到这一切,让她受不了这个刺激,作出激愤之举,以扰乱自己的心神,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柳生雄霸恨极了云涯子,最后反而设下了圈套,定要取他的性命。

可是现在沐兰湘已经知道了一切,她的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泪光闪闪,死死地盯着柳生雄霸,尽是怨毒与愤怒之色:“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你明知道,你明知道我。 。 。 。 ”沐兰湘说到这里时。 已经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痛苦,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一口鲜血。 生生地喷到了地上,如同开了一朵红花。 柳生雄霸咬牙切齿,突然扭头对着云涯子大吼道:“八格牙路,你这个混蛋,我宰了你!”柳生雄霸的周身突然一阵黑气狂暴。

整个人都被一团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所包围,他的护体真气几乎全部消失不见,汹涌地灌进那村正妖刀之中,而透过云涯子身体的那滴着黑血的刀尖,也是黑气一阵喷涌,连刚才已经渐渐停止住的黑血流,也开始重新暴发起来。 云涯子的脸上闪过一阵痛苦的神色,如同被刀又狠狠地剜了一把,可是转瞬之间,他就哈哈大笑起来:“柳生雄霸。

你以为本仙是在跟你们吹牛吗?你们的这些凡兵俗铁,没有刀灵剑魄之力,是根本,根本伤不了本仙的,本仙的**可以重生,内脏可以愈合,你就是再伤本仙,本仙只要略施仙术,一切就可以重新长出来,你又能奈我何!”柳生雄霸一声狂吼。 势若疯狂:“我不管,你长出十个心,我切掉十个,你长出一丈的肠子。

我切掉一丈!我就不信,你有无穷无尽的内脏可以给我切,受死吧!下地狱吧!”他的右手开始疯狂地在村正妖刀的刀柄往搅动,这回也不用那阴寒真气化为黑冰,来凝结住创口了,汹涌的黑血。

顺着刀柄流出,溅到他的手上,身上,把他的皮肉丝丝融化,连白骨都露了出来,而柳生雄霸却是浑然未觉,仍然不停地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云涯子虽有妖法护体,但给这村正妖刀在体内胡搅蛮缠,也是苦不堪言,厉喝一声:“你不想活了,本仙成全你!”他的肩头那柄教八胁差,猛地一飞,整把刀倒飞出去,刀身之上,一片黑血,可是那个可怕可憎的刀灵,已经不见踪迹,显然已经是被云涯子给彻底吸收了,这把黑光闪闪的凶刃,掉转过头来,猛地扎进了柳生雄霸的右肩,柳生雄霸闷哼一声,肩处一大块皮肉瞬间融合,一条右臂软绵绵地垂了下来,而村正妖刀也再也拿不住了。

柳生雄霸一咬牙,左手一翻一转,一下子抓到了插在自己右肩的教八胁差,猛地一发力,这把胁差,竟然被他生生地拔下,一阵鲜血漂流,骨断筋折,柳生雄霸的整个右臂,几乎完全断裂,差不多只靠了两根筋,还连着他的右手,这让他那只已经几乎被黑血熔化,只剩下掌骨的右手,却还死死地捏着村正妖刀的刀柄,仍然几乎条件反射似地在不断地搅动,给云涯子造成更多一点的伤害。 柳生雄霸的左手,抓着那教八胁差,猛地一刺,正中云涯子的心口,他的左手狠狠地施展起了东洋的唐手,这种散打的手法,在这近身格斗之中,可以以最大的速度和最大的动作来旋转刀刃,教八胁差在他的手中如同划出一轮血舞,疯狂地在云涯子的体内旋转着,只一瞬间,就在他的心口开出了一道宽约尺余的大口子,而云涯子被切碎的内碎,随着刀光的旋转,在不停地飞舞着,场面血腥恐怖到了极致。 即使云涯子有无上的妖法护体,给柳生雄霸这样凶悍而不要命的攻击之下,也是痛彻心肺,狂性大发,他仰天发出一阵恐怖的怒吼,两只魔爪,重重地击在了柳生雄霸的心口,这一下力量,何止千斤?!柳生雄霸的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护体真气,击中心口,如万斤巨锤的冲击,他仰天喷出了一口血雾,右肩处的两根筋膜,“叭”地一声,竟然生生断裂,整个右臂和他的躯干分了家,而他的身形,也飞速地向后飞去,血洒长空,直达十余丈远,只有他左手的那柄教八胁差,还在近乎本能地,不停地向前刺击,旋转着。

柳生雄霸的眼睛,仍然睁得大大地,已经失去了任何的神彩,他一直在看着原地发呆的沐兰湘,这个世界上,仿佛其他的事情,都与他不再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