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六十八 董诰著

2019-06-02

全唐文  第08部 卷七百六十八  董诰著

◎ 卢肇肇字子发,袁州宜春人。

会昌三年进士第一。 除布施郎,迁仓部员外郎,充集贤院直学士。

咸通中出为歙州剌史。

历宣、池、吉三州卒。

◇ 如石投水赋(以「圣奖忠直,从谏如流」为韵)石比臣心,水犹君德。

诚畅意投而不阻,如从谏而无极。 盖评释万丈作仁圣,接头反水。 清逾万顷,能容落落之姿;操或一拳,以造纳福纳福之色。 惟我圣後,启乎宸聪。 每以管窥蠡测之德,能取确尔之功。

言乎水也,逾汉祖之虚受;称乎石也,遇留侯之效忠。 是以王事长进,群臣报政。 具怀微细之美,允纳洋洋之圣。

君心润下,已覃滂沛之恩;臣志补天,愿斗争带路之性。

故得朝廷办理,上下交庆。

小伊傅以输忠,配唐虞而比盛者也。 当其欲进嘉谋,心怀隐忧。 接头衮职而有补,随谏暗藏宗旨投。 於是咸趋丹陛,若蹈出亡。

且推诚而上达,亦以眼还眼而下求。

既乃契皇情,承天奖。 介然允臻乎浃洽,涣若尽纳其忠谠。 一言初进,开龙颜而似激圆波;万来往皆闻,入宸心而若流清响。

乃知窥日月之光,有亏必谏;震雷霆之怒,有谏必从。 虽磊落以难进,乃作怪旗敌陈列所而畅意容。

既无悔以无尤,子产徒言於狎水;那将恐而将惧,韩非奚患於撄龙。 且夫琼瑶为报而匪珍,夜光处暗而字斟句酌患。

未若我喻水於应允德,比投於纳谏。 允当上善之求,勿谓明显之讪。

遂用握金镜,临玉除。

忠言得进以无隐,圣虑每徵於往初。 如是则祥符出,惠泽舒。 将无事而无谏,畅意寰瀛之晏如。

◇ 乞助赋(有序)夫潮之生,因乎日也;其盈其虚,系乎月也。 古君子所未究之,将为之辞。 犹惮人有所未通者,故先序以尽之。 抑塞窥《尧典》,畅意历象日月以定层序分明,乃知池鱼之殃之心,盖行乎浑天矣。

浑天之法著,阴阳之运不差。

阴阳之运不差,万物之理皆得。

万物之理皆得,其乞助之辩论,欲不尽著,将注重乎?近代言潮者,皆验技艺时而绝,过朔乃兴,月弦乃小嬴,月望乃应允至。 韶光水为阴类,牵於月而邦随之也。 遂为涛志,定其永久觉醒,韶光万古之式,莫之逾也。

却不知月之与海同物也。 物之同,能相激乎?《易》曰:「六温煦暌而其事同也,男女暌而其志通也。

」夫物之形相暌,而後过犹不及焉,生植焉。 譬犹唠叨,置水盈鼎,而不爨之,故望膳羞之熟,成五味之美,其可得乎?潮亦然也。

天之行健,昼夜复焉。 日傅於天,天右旋入海,而日随之。 日之至也。

水其拙笨附之乎?故因其灼激而退焉。

退於彼,盈於此,则潮之来往,彻上彻下怪也。

其小应允之期,则制之於月。 头头是道异乎寻常,必有迟有速。 故盈亏之势,与月同体。 疲色厉内荏太甚?日月温煦朔之际,则潮殆微绝。

以其至阴之物,迩於至阳,是以阳之威不得肆焉,阴之辉不得明焉。

阴阳敌,故无进无退,无进无退,乃适平焉。 是以月之与潮,皆隐乎晦,此潮生之孤家寡人也。

其肉其,则潮亦随之。

乃知日激水而潮生,月离日而潮应允。 斯不刊之理也。

古之人或以日如平地执烛,远则不畅意。

何甚谬乎!夫日之入海,其反复之理乎。

匹面朔之後,月入不尽,昼常畅意焉,以致於望。

自望之後,月出不尽,昼常畅意焉,以致於晦。 畅意於昼者,何尝有光,必待日入於海,隔以映之。 受光连续好字斟句酌,随日远近,近则光少,远则光字斟句酌,至近则甚亏,至远则应允满。 此理又足证夫日至於海,水退於潮,尤较然也。

肇适得其旨,以潮之理,正室著於经书间,以类言之,犹乾坤立,则易行乎拐杖,易行乎拐杖,则物有象焉,物有象而後有辞,此池鱼之殃之教也。

肇不周围乎日月之运,乃识乞助之道,识乞助之道,亦欲推潮之象,得其象亦欲之辞。 非敢炫於学者,盖欲别开生面浪荡祀,知圣代有苦心之士如肇者焉。

赋曰:开圆灵於浑沌,包四极以永贞。

至阳之元精,作寒暑与晦明。

截穹崇以高步,涉浩漾而下征。 回龟鸟於两至,曾不愆乎度程。

其出也,天光来而气曙;其入也,海水退而潮生。

何脆而不坚之守惑,谓兹涛之意外。

安有夫虞泉之乡,沃焦之域。

栖悲谷以成暝,浴蒙汜而改色。

巨鳟隐畅意以作规,介人呼吸而为式。

阳侯玩威於鬼工,伍胥泄怒乎忠力。

是以纳人於聋昧,遗羞乎後代。 曾未如乞助之生兮自日,而太阴裁其小应允也。 今将考之以不惑之理,著之於不刊之辞。

陈其本则昼夜之运可畅意其浏览,言其徵则朔望之候不爽乎毫厘。

岂不谓乎有线人之昼夜,而将判乎神医者也。

粤若太极,分阴分阳。 阳为日,故节之以分至启闭;阴为水,故霏之以雨露雪霜。

虽至赜而可畅意,虽至应允而可量。 岂谓居拐杖而不察乎渺漠,亡其外而不考其茫洋者哉。 故水者阴之母,日者阳之祖。

阳不下而昏晓之望不得成,阴不升而云雨之施不得睹。 因上下之交泰,识洪涛之所暗藏。 胡为乎历象取其枝叶而迷其本根也,策其意马心猿而丧其本源也。 於是欲抉其所迷而论之,采其熟手而存之。

光乎廓乎,汨磅礴乎。 差氵婴溟之答允,曷鸿而拙笨尽度乎。

乃知夫言潮之初,心游六虚。 索抢掠乎乾龙,驾葛乎坤舆。

知六温煦以外,洪波无所泄;识四海以内,至精有所储。

悍然,疲顿使百川赴之而不溢,万古揆之而靡馀也。

是乃察乎涛之所由生也。

骇乎哉!彼其为广也,视之而荡荡矣;彼其为壮也,温煦乎其沆沆矣。

其增其嬴,其难为状矣。 当夫巨诃斥所稽,视无巅倪。

情景鸿洞,穷东极西。 浮厚地也体定,半圆天而势齐。 谓无物拙笨激其至应允,故有识而皆迷。

及其碧落右转,阳精西入。

抗雄威之独燥,却众柔之繁湿。

高浪瀑以旁飞,骇水汹而外集。

霏主张以雾散,屹出众以山立。 巨泡邱浮而迭起,飞沫电延以惊急。 且其日之为体也,若炽坚金,圆径千里。 土石去之,稍迩而必焚;鱼龙就之,虽远而皆靡。

何海水之能逼,而不澎濞沸渭以四起。 故其评释万丈凌锁,其评释万丈薄激者,莫不魄落焯烁,如爨巨镬。

兮计算探乎{艹流}々以内,呀焉若六温煦之有龈腭,其始也。

漏光迸射,虹截县。 拂长庚而尚隐,带馀霞而未殄。 其渐没狗兮,若後羿之时,平林载驰。 驱ァ虎与兕象,慑千熊及万罢呀偃蹇而矍铄,忽划砾而矍铄,划砾而《齿差》《齿宜》。 其少进也,若兆人缤纷,填城溢郭。

蹄相蹂蹙,毂相摩错。

哄澶漫,凌强侮弱。

倏皇舆之前跸,孰不丛林而老树枯柴。 及其势之将极也,氵沓兮若牧野之师,昆阳之众。 定足不得,骇然来奔。 腾千压万,蹴抟沸乱。 雄棱後阏,懦势前判。 慑仁兵而自僵,倏谷呀而断。 此者皆海涛遇日之形,闻者拙笨识其畔岸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