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八十七章 逼走师叔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八十七章 逼走师叔晋汉奇侠传最新章节

想到这里,拓跋济予急忙朝后退去数步,扬起右手说道:“小兄弟,我与你素未谋面,你怎么会认为是我偷了贵派的武林秘笈?”章应闲收起长剑,正声说道:“只有你到过幽寂谷,除了你,还会有谁做出这样的事情?”拓跋济予思索片刻,答道:“我不过在幽寂谷停留半天时间,有些人恐怕待的时间比我要久得多,你不去怀疑他们,到来怀疑我,说得过去么?”章应闲心中一愣,缓缓说道:“拓跋济予,你说的也不无道理。

”拓跋济予见他上当,又说道:“小兄弟,你好好想想吧。

鄙人还有要事要办,就不与你白费口舌了。 后会有期啊。 ”说完便与手下一干武士离去。

章应闲独自站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心想:“拓跋济予并未到过师父身边,哪里知道武林秘笈就在师父身上。 若真是他所为,师父现在恐怕早已死于非命。

唉!这件事怎难办。

我作为幽谷派的二弟子,却回答不了这个疑问,岂不是愧对师父。

”他想到这里,心纵不知所措,又无颜回幽寂谷面对师父,于是谔谔然朝北而行。

拓跋济予默默地回忆起之前发生的事情,突然指着匡未僵说道:“小子,鄙人并不稀罕什么《元和秘籍》,单凭我的霹雳神掌,便可独步天下。

”匡未僵两眼望着拓跋济予,将信将疑道:“若非是你,哪还有何人?你既然提及霹雳神掌,我倒想请你指教一下。

”说完双脚一曲,身子朝拓跋济予划去。 乐异扬急忙提醒道:“匡兄弟,他的掌力深厚,你多加小心。

”匡未僵此时已无所聚,再与拓跋济予相聚五丈之时,蓦然拔出腰间的相见,使出天山剑法,剑尖正对拓跋济予而来。

拓跋济予见此人剑法淋漓,挥掌在胸前划出是哪个圆圈,径直朝匡未僵推去。 匡未僵已经朝前行了两丈,陡然间感到一阵厉风扑面而来,将自己的头发朝后掀起,心中一惊,想到:“这人掌风如此剧烈,恐怕手中的长剑尚未袭到他的跟前,自己便被霹雳神掌所伤。

”匡未僵想到这里,立即侧身退至走廊旁边的窗户前,避过拓跋济予发出的掌风。

乐异扬也急忙躲到走廊一边,却见走廊尽头的木窗轰然掉落。 拓跋济予一掌未成,正欲使出另一掌。

匡未僵见时机已到,松开扶住窗户的手,携着长剑奔到对方的眼前。

拓跋济予伸手前去擒获匡未僵的长剑,却见他轻转剑身,剑刃对着拓跋济予的手掌。

拓跋济予不敢用力去握住剑刃,即可松手,又驱身上前,去夺匡未僵手中的剑柄。 匡未僵微微一笑,待到他手掌袭来之时,突然松开右手的剑,左手却接过长剑,猛然朝拓跋济予胸前划过。

拓跋济予心中暗念了一声“不好”,慌忙仰起头避过剑刃,又反手挥刀砍向匡未僵的手臂。

匡未僵侧身避过,长剑变换招式,朝其胁下刺过。

拓跋济予退后两步,用大刀挑起长剑,将之掀到一边,突然举出左掌,向匡未僵头部袭去。

匡未僵微微偏过颈部,又回头用力撞向拓跋济予的手腕,另一只手提起长剑,迅速朝他的胸前挥去。

拓跋济予用手推了长剑,迅速退后三四部,使出“霹雳神掌”的招式。 匡未僵被他这一推,身子尚未站稳,已见拓跋济予掌风脱手,心想:“这人果然阴险,这种情况还不忘置人于死地。 ”匡未僵正欲将长剑挡在胸前,却被身后的乐异扬扑倒在地。 拓跋济予凌厉的掌风从两人头上呼呼刮过,将走廊两侧的窗户全都震破。

拓跋济予正欲再次使出“霹雳神掌”,却见到王重瀚走上楼来。 原来王重瀚正在做美梦,忽然被楼上的打斗声惊醒。 他以为是西蜀七刀来了,急忙上楼查探,却发现是拓跋师叔在与乐、匡二位打斗。

拓跋济予看到王重瀚,叫到:“王贤侄,你来了,真正好,快帮师叔取了这两人的性命!”王重瀚望见地上店小二的尸体,又看见乐异扬扶着匡未僵起身,说道:“拓跋师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两人武功非凡无比,小侄怎是他们的对手?”拓跋济予不知道王重瀚与乐异扬两人有交情,还以为他武功未练到家,不敢出来与乐异扬挺身而斗,不屑地说道:“几年未回苍穹山庄,难道师兄的弟子就这点出息吗?”王重瀚不敢顶嘴,小心翼翼地说道:“师叔,我的武艺确实不精,还请见谅!”拓跋济予扬扬手,说道:“罢了,你既然不肯动手,还是师叔亲自动手了结他们的性命。 ”说完双手靠近胸前,顺势划了三圈。

王重瀚自知不妙,立即挡在乐异扬和匡未僵的前面,说道:“师叔,稍安勿躁,你与两位大哥有什么恩怨,非要置他们于死地?”拓跋济予一惊,想到王重瀚毕竟是师兄的得意弟子,如果伤及他的性命,到师兄怪罪下来,自己难辞其咎。 何必为了两个黄毛小子得罪掌门师兄。

想到这里,拓跋济予叹了一口气,说道:“乐异扬,天意如此,鄙人就不为难你。

你好之为之吧。 ”说完狠狠地望了他一眼,抚着衣袖走下楼去。

拓跋济予下了楼,并未去马厩寻找白马,而是直接到了大街,召集手下武士,一行人朝恒州而去。

王重瀚走到走廊尽头,望着拓跋济予离去的背影,方才放下心来,转身说道:“乐大哥,我师叔已经走远,你们不必慌张。 ”乐异扬道:“王兄弟,刚才多谢你挺身相救。

”匡未僵也拱手谢道:“你的救命之恩,我们永生不忘。 ”王重瀚摆摆手,笑着说道:“两位仁兄严重了。

不过举手之劳而已。

”乐异扬思索片刻,担心地说道:“如果拓跋济予告诉你的师父,到时尊师怪罪下来,你岂不是会有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