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笑灭城 网游之重温年少时光

2019-07-07

笑灭城 网游之重温年少时光

肖笑不想与上古谈论活得久不久的问题,转了个话题道:“师傅,你不觉得我的情绪波动太少吗?”上古夸赞道:“我觉得你这样很好。

情绪波动太久,活不久;被别人的事或心情影响,那是心境出问题。

情绪能够平静、平淡才是心境够高。

”肖笑:“……好吧。 ”可她怎么觉得小师傅把她想得太好了,似乎她怎么做都比其他人好上几分。

上古确定她不再纠结了,就站起了身来。

“师傅,你这是要走了?”肖笑也随他起身,问道。

“嗯。 你已经适应这幻境了,这纹晶世界我不会再来了。

”上古淡淡地回道。 肖笑闻言,连忙指着幻境问道:“师傅,纹晶世界最珍贵的是不是这些幻境?它们是怎么形成的?”上古解释道:“那并不是简单的幻境,里面所发生的事都曾经真实的存在过。 血源谷的环境特殊,来过此处的灵魂,死后会在此留下影象。 ”他说完后,看到徒弟并没有其他问题后,就进入吊坠之中。 这一次,他是真的回无边谷去了,这都已经感觉到吴丰的气息了。 如果他不给个交代,估计吴丰要炸了。

这血源谷的空间本就不稳,总有许多莫名其妙地灵魂进入此地。

这才是造成幻境多的情况。 不然就纹晶世界这么点人,时间再久也不可能形成一个湖,而他却在此待了这么久,这血源谷的空间只会更不稳。

到时就够吴丰忙活的了。 他的道体还受着伤呢,又不能与吴丰动手。

只能在他来之前离开,看看能不能少出一点血,就把此事的混过去。

……肖笑经过了这次谈论,倒彻底地放下了心去,又知道那幻境的背景为何有这么多了?她对这些幻境的好奇心降到了最低,此时对她可没有丝毫的吸引力。

她当前最想做的就是,下线找鑫儿聊聊去。 免得时间久了,真得连自己的儿子都给忘记了。 “老怪,出去。 我要睡觉了。 ”她一回到木屋,就把中年道人往门外赶。 中年道人:“你睡不睡觉与我什么相干?我怎么就不能待在这儿了?”少主与师傅见面时,他都特意让了。 她一回来,竟然连木屋也想让出来。 两人所谈的话,也不与他说一说。 这让他的心气怎么能平?肖笑理所当然地道:“你待在房间里,怎么看房子?”老怪不出去,她总不能当着他的面下线吧?他不同意,也要把他赶走。 中年道人:“房子有什么好看的?坏了就再造一个。 ”肖笑:“你看着,我睡不好。 让你出去就出去,别那么多话了。

”中年道人不甘不愿地道:“你要睡多久?”肖笑:“至少半年。

我这次在幻境里待太久了,需要好好休息。 你如果也想休息,就另造一个房子吧。

这里这么多树木,够你造的了。

”她说着,就那木床上坐了下来,哈欠也打了起来。 她见中年道人还在那磨磨蹭蹭,不耐烦地道:“快出去。 你不想我用命魂威胁你吧?”中年道人见她不似说笑,也就转身出了门。 肖笑在木屋内用阵盘又布下了一个困阵后,才放心地下了线。

……肖笑睁开双眼,推开了游戏仓。 此时的天色已黑,无法获知是什么时候。 肖笑打开电灯,再为自己梳洗了一遍后,才看了看时钟。 等她把午餐的菜热了一下,解决肚子问题后,正好是晚上八点。

这时打电话还真是正好,既不怕影响他们上班,也不怕他们睡着了。 肖笑拿起手机熟悉了一会,才播通了王鑫的号码。

她还真的是在纹晶世界待久了,竟然连手机的功能都有些生疏了。 “妈,你找我?是不是想我了?要我回家去住几天?”王鑫那充满希望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

肖笑哭诉道:“鑫儿,回家就不必了,但是你妈我真是想死你了。

”她是真的想鑫儿了,这话她说的一点也不亏心。 每当碰到了恩恩爱爱的幻境之时,她出来总要念叨上几句。

她也是有儿子的人,也是有人疼的人,才不羡慕这些人。 每当她碰到不孝子孙时,她也会想起鑫儿。 所以她说想鑫儿,是一点错都没有。 王鑫哭笑不得地道:“妈,你一边说想我,一边又不让我回家。

这话就前后矛盾了,你根本就不想我吧?”肖笑诚恳地道:“没骗你啊!你不知道,我在游戏里进入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那里暗无天日的,可想你了。

”她听着儿子的声音,终于有了些真实感。 也感到了她的情绪确实是在波动的。

王鑫:“……原来是这样。

那妈怎么不出来?”赵钥见他们母子俩搭上了话,就先行回了房间。

王鑫这家伙天天念叨着婆婆,此时婆婆终于难得打了个电话过来,还不知要聊到什么时候,她就没必要再在一旁等着了。

肖笑:“可在那里过上一年,这里才一天。

我哪舍得出来啊?”王鑫惊讶地道:“还有这样的地方?”那妈在那儿待着,可就相当于能延长好长时间的寿命了。 “是啊!不过那里只有我一个玩家在,估计不对外开放的。 鑫儿啊!妈在里面待久了,就忍不住想你了。

我以后会常常打电话过来,你不会觉得烦吧?”肖笑烦恼地道。 她知道鑫儿是没事,可儿媳是个问题啊。

她这个老妈总这样打扰人家夫妻算什么事啊?王鑫爽快地应道:“当然没有问题。

妈,你可以与我说说,那是什么样的地方吗?”肖笑:“那里啊…是一个山谷,飘着粉红色的雾…那里生长着很多灵药,还有着许多妖兽,除了一位NPC,就没其他人了。 此时我正与那NPC相依为命呢。

”她可不敢与鑫儿说实话,这已经她能想到的最接近事实的实话了。

王鑫担心的问道:“很多妖兽,那是不是很危险?”肖笑安抚道:“不会,那NPC是元婴中期的修士。

有他保护着,安全着呢。

”她都如此说了,鑫儿竟然还担心。 他操心的也真是够多了。 肖笑边与儿子闲话,边感受着自己的心情,直到她认为自己与王鑫间的母子之情并没受幻境影响,直到她与王鑫无话可说,才挂断了通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