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情陷逃爱小甜妻男主墨阎枭-情陷逃爱小甜妻女主苏写意 意林作文素材

2019-06-15

情陷逃爱小甜妻男主墨阎枭-情陷逃爱小甜妻女主苏写意 意林作文素材

情陷逃爱小甜妻020有点心动了翌日,杂志社全体人员都被召集在会议室。 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要公布公司对苏写意的处理结果。 主编还没来,大家都在交头接耳议论着这次的事。 苏写意一个人安静的坐着,面色平静得好像犯了错误的人不是她一样。

她怎么还这么镇定啊?周晓琳凑到李菲琴耳边,小声的问。 故作镇定呗。 等下她就哭出来了。

李菲琴不屑的扫了眼苏写意,嘴角勾起冷笑,装模作样!等被开除了,看她还能不能这么镇定?大约过了十来分钟,主编才到场。

她一来,会议室顿时安静了下来。 主编双手撑着会议桌,凌厉的目光扫过在座的每个人,才缓缓的开口:平日里让你们竞争,是希望大家能在这样的环境中,为公司创造更有价值的利益,却不是让你们能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说到后面,主编的语气变得很严肃,会议室的气氛跟着变得有些压抑。

听到这个话,李菲琴不由得皱起眉心,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只听主编接着说:关于这次顾诗澜过敏的事,要对以下几位人员做出处决。

周晓琳一听,激动得握紧了双手。

但在听到主编接下来说的话,她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第一个,王瑶。

主编看向王瑶,在粉底里动了手脚。

还有……她转头朝周晓琳看去,第二个,周晓琳,怂恿王瑶在粉底内动手脚。 谁也没想到事情的真相是这样,众人一阵哗然。

而王瑶和周晓琳脸色都白了。 主……主编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周晓琳还想辩解。 主编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直接把苏写意发给自己的音频播放出来。 王姐,事情办得不错啊。 会议室里响起了周晓琳的声音。 听到自己的声音,周晓琳倏然瞪大眼睛,主编是从哪里得到这个录音的?见事情已经败露了,王瑶急忙撇清自己,向主编哀求道:主编,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是受周晓琳指使才陷害小苏的,这件事和我没关系。 王瑶!周晓琳气急败坏的大喝一声,我什么指使你了,你不要含血喷人!就是你指使我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王瑶当场翻脸不认人,把周晓琳怎么指使自己的事都说了,包括她讨厌苏写意的事。

周晓琳气得大叫:你胡说八道!看着她们撕起来了,苏写意眉眼间尽是讥诮。

她们以为这样推来推去,自己就可以平安无事吗?真的是太天真了!以主编铁面无私的态度,绝对不可能放过她们两个的。 李菲琴脸色很不好,她怕周晓琳一时没忍住会把自己供出来。

所以,她嚯地站起来,扬起手就煽了周晓琳一巴掌。 你竟敢背着我做这样的事,还不快给小苏道歉!周晓琳捂着脸难以置信的瞪着她。

快啊。 李菲琴冲她使了使眼色。

周晓琳这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苏写意,尽管心里百般的不情愿,但为了保住工作,也只能低声下气的道歉。 小苏,对不起。 看着李菲琴假惺惺的演技,苏写意冷笑连连,这女人反应倒是挺迅速的。

一下子就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可是怎么能这么简单就让她的得逞呢?于是,她对周晓琳说:小周,我和你之间平时并没有什么矛盾,你为什么会讨厌我?是不是有其他什么原因?如果你可以实话实说,也许主编还能给你一个机会。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周晓琳身上了,就看她会不会主动把李菲琴供出来。

周晓琳有点心动了。

她看了眼李菲琴,后者见状,心里一慌,急忙抢在她前头开腔:小苏,你是主编吗?不是,就不要说这种误导人的话。

苏写意笑了,笑意却未达眼底,依旧冰冷一片,副主编,你这是在害怕吗?我……我害怕什么?李菲琴急忙反驳回去,小周错了就错了,还能有什么其他原因。 就算有,就她做的事,公司能饶她吗?继而,她转头对周晓琳说:小周,你是成年人了,就不要推卸责任了,懂吗?周晓琳怎么会不懂,她是让自己什么都不要说,把事情都一个人揽下来。

这个李菲琴太狡猾了!苏写意很是气愤,但又拿她没办法,如果周晓琳不指出是李菲琴指使她的,谁都拿她没有办法。 最后,主编公布了公司的处理结果。 周晓琳和王瑶都被开除了,并且被要求去跟顾诗澜坦白此事。 至于苏写意,因为是冤枉了她,她也算是受害者,所以公司并没有处分她。

事情是解决了,但结果对苏写意来说,并不是很满意。 毕竟幕后的指使者一点事都没有。 ……当天下午,顾诗澜工作室官方微博,就顾诗澜过敏的事发出了一个声明,澄清这件事与苏写意无关,她是被冤枉,被人陷害的,同时也向苏写意表达了歉意。 这次顾诗澜过敏的事一被爆出来,她的粉丝气得直接攻陷了苏写意的私人微博,只要点开苏写意的任意一条微博,都可以看到粉丝的各种骂声。

工作室一澄清,粉丝们又纷纷跑到苏写意微博底下道歉。

虽然被骂的时候觉得很委屈很生气,但看到粉丝们的道歉,苏写意也就释然了。

与此同时,杂志社所属的公司对外公布了这次事情的真相,指出是化妆师王瑶在粉底内动的手脚才导致顾诗澜过敏,还了苏写意一个清白。 公司还专门派人过来和苏写意郑重道歉。

小苏,很抱歉,这次是公司事先没调查清楚冤枉你了,还希望你不要因此对公司有任何的不满。

公司能道歉,苏写意已经很受宠若惊了,怎么还敢不满呢?她急忙摇头,不会的,我很喜欢公司的,也很喜欢杂志社。

对方笑了,称赞道:你是个好员工。

苏写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两天所受的委屈,在这一刻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