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105章 人生的敌手地球唯一修士最新章节

2019-07-07

第105章 人生的敌手地球唯一修士最新章节

徐志可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某女的猎物,他此时简单收拾了东西,在宿舍楼下面等候黄明辉。

远景慢了徐志几分钟,他走下来,看看徐志,眯着眼睛说道:“徐志,刚刚的比试,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强,强的出乎我的意料,但是,我还可以告诉你,你的胜利……到此为止,以后的胜利都是我的!”徐志耸耸肩,点头道:“这句话我想反驳你,可我无从开口,我也不可能说以后的胜利都是我的,因为至少有两个方面我绝对胜不过你的!”远景一愣,忍不住问道:“哪两个方面?”“脸皮厚!”徐志笑吟吟的说道,“还有就是嘴皮子……”远景大怒了,不过他刚要开口,又是大笑了,饶有兴趣的看着徐志说道:“徐志,怎么看你都不像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 说实话,经贸学院……还没有放在我的眼中,什么九大公子,我根本不在意的,我的目光是整个永州!而你……实在是我以前没有考虑过的偶然因素啊!”“你说什么,我不懂,我也不想懂!”徐志淡淡的说道,“我只想上完学,回去找过体面的工作,让我爹娘,姐姐和弟弟们过上不必为钱而担忧的生活!”“你的生活……已经不可能是以前你想要的生活。 ”远景远比徐志要看的远,他想要强过徐志,可家教、阅历和见识也让他尊重这个突如其来的敌手,他伸出一个指头在徐志面前摇了摇,说道,“而且你的未来已经不是你能掌控的了!除非你能变得更强!若是你想成为我真正的敌手,我希望你变得更强!这个强不仅仅是技巧,天赋,更应该是你的身体!”“咳咳……”徐志听了,忍不住咳嗽起来,已经若同豆子发芽般的小身板微微颤抖。

“所以……”远景淡淡的说道,“现在的你,虽然能赢我,但你绝对不是我的敌手,你的身体太弱,我可以随时……”随时怎么样,远景没有说出来,因为四班的班长已经背着东西跑步过来了。

不过远景临走时的那种不屑已经深深的刻入徐志的骨髓,这种不屑比之莫平的侮辱,比之势利之人的白眼儿更让他感到愤怒。

徐志生平并没有太多的胜负心,因为他知道自己起点低,没有跟人较量的资本,远景可以看做是他人生中第一个敌手,敌手口头的侮辱他可以当做随风的尘埃,但敌手的不屑他无法容忍!“我会变强的!!”徐志握住自己的拳头,看着远景比班长都要高了几个指头的背影,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黄明辉来得晚,晚得超乎徐志的想象,因为营长给徐志和远景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徐志在宿舍楼前就等了黄明辉二十分钟。

黄明辉显然是不善掩饰自己的情绪,脸上带着一丝的不悦,看看徐志只说了一个字:“走!”那情形跟四班班长的兴奋截然不同。

乡村少年的心总是细的,跟着黄明辉走了几步,徐志小心翼翼的问道:“教官,不好意思啊,我……自作主张把您给拉了进来,您别怪我!我真的……害怕自己去潜艇!”黄明辉转头看看徐志,眼中的表情有些复杂,他想了一下,脸上露出笑容,说道:“别多想了,能去参加军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我是因为别的事情,快跑吧,时间来不及了!”说着,黄明辉真的跑了起来。 徐志上气不接下气跟着黄明辉跑了十来分钟,他又是不解了,因为黄明辉并没有跑向海边方向,而是跑往山峰的所在。 等到了山峰之处,几个身着军装,佩戴枪械的军人把徐志和黄明辉挡住了,高声喊道:“这是机密禁区,闲人不能靠近!”黄明辉不敢再跑,从军装的口袋里面拿出一个证件和纸张,缓步走了过去。

头前的军人看看证件,看看纸张,又是看看徐志和黄明辉,说道:“4号内码头!”然后军人面无表情的把纸张证件等还给黄明辉,对旁边的军人说道:“检查一下!”“是!”几个军人上前检查,徐志虽然穿着薄军装,仅仅拿了个袋子,可依旧被检查了四五分钟,随后,军人才挥手放行。 眼见军人检查如此严密,黄明辉非但没有生气,而且眼中还生出一种兴奋,先前的不良情绪居然一扫而空了。 等得带着徐志走过军人巡逻的一段区域,穿过几个广阔的隧道来到一个巨大的山洞时,看到停在水中巨大的灰色舰体,还有舰体之上看起来气势雄伟的舰桥时,黄明辉忍不住低呼道:“这……这是‘汉级’核动力攻击潜艇?我的天呐,今年居然有091型核潜艇参加军演么?”徐志自然不知道什么是091型核潜艇的,他想问问,不过他也被眼前的潜水艇深深吸引,目光好似声呐般在潜水艇上扫来扫去,不舍得离开。 跟徐志在电影中,或画报中看到的潜水艇完全不同的!徐志印象中的潜水艇更近似于一种玩具,一种武器!此时近距离靠近了潜水艇,徐志才知道,自己真的是想错了!但见潜水艇的静静的浮在水面上,艇下的波涛有些荡漾,更显潜水艇的稳重。 潜水艇的高有十米左右,艇面发灰,表层呈水滴形,一种张扬的嚣张和气势的内敛极是完美的结合起来,让徐志感觉是一个凶猛的海兽正在蓄势!这种气势远比驱逐舰的扬武让徐志着迷,同时徐志也终于明白,自己跟远景的选择都是自己心性的表露,自己跟远景分明是两种不同的人。 惊讶片刻,黄明辉看看潜艇之上已经人迹减少,知道潜艇的战士已经就位,整装待发,所以不敢怠慢,急忙带着徐志跑到水泥砌就的码头旁边。 此时,码头之上有个钢铁架桥搭在潜艇的边缘,两个同样陪着军械的战士严阵以待的站在那里。 看了黄明辉的证件和纸张,一个战士拿了东西上了潜水艇,跟艇上一个战士说了一下,战士奇怪的看看徐志和黄明辉,然后拿着东西走到舰体中间一个地方,钻进舰体不见了。 足足有五分钟的,战士进去的地方,一个身着海军,肩上带着上校军衔的军人钻了出来,军人走路很快,几乎是大步流星的,连摇晃的架桥都不能慢了他的步伐!等走得近了,徐志看得清楚,军人脸上满是沧桑,从面相来看足有五十岁的,此时,这脸上带着不悦,目光犹若电光,在徐志身上扫来扫去。

“报告艇长……”黄明辉不敢怠慢,急忙立正敬礼,喊道,“基地军训新兵连四连一排一班班长黄明辉前来报到!”徐志也神情一紧,随即敬礼道:“基地军训新兵连四连一排一班徐志前来报到!”“别跟我来这个……”军人的嘴角生出不屑,把手中的东西递到黄明辉的眼前,说道,“你是520基地的,不是我们潜艇的兵!”黄明辉有些尴尬了,把手放下接过证件等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