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434章 套取实情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434章 套取实情女神的超凡高手最新章节

伪装者全身都已被捆束,想挣扎也挣扎不了半分,只能任凭杜破武把他拖进卫生间的方向。

直到他被拖到卫生间门口,才用脚踝勾住门框,咬牙坚持不被杜破武给拖进去。

“行啊,挺有劲儿啊。 逍遥,去床底下把斧头拿来,先把他脚砍了。 ”杜破武大声道。 “你们想知道什么我说,我都说!”伪装者终于松口了,如果被一刀一刀剁了,那还不如背叛了组织死个痛快。 杜破武见对方已经怕了,便将他一把推向客厅中央。

“那男学生现在在哪?你们把他怎么样了?”陈鱼跃道:“其实这都不需要我问,你就应该直接招。 ”伪装者没再坚持:“我们了解了他的情况,知道他在学校里面比较低调,所以才在他租房子的地方将他拦截,利用他做了人面倒膜……为了我们的计划不被揭穿,我们已经把他转移了。 ”“转移?”陈鱼跃皱了皱眉头:“转移?转移到什么地方了?”伪装者沉默了两秒,见杜破武拿着水果刀逼近便赶紧道:“这个我真的不知道,负责转移的不是我,我只知道他们已经离开天海了。

”杜破武听完一脚就踹在了伪装者的肩膀上,伪装者被踹的重重摔倒在地。 “这话还用你说啊?说了等于没说!”杜破武不爽道:“和我们玩套路是吧?”“我说的都是事实,一个字都不假。 我们每个人的职责都不一样,就像我是负责潜伏接近赵炜彤的,自然就有人负责其他事情。

”伪装者解释道。 杜破武见他嘴硬还想再打,陈鱼跃却抬手示意阻拦了。 “行,这不是你的职责,你不知道。 那我就问你一点,你知道的事情。 ”陈鱼跃淡淡道:“现在天海市里究竟有你们多少人?”伪装者怔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作答。

杜破武横刀就抹向这家伙的脖子:“哥,你就别跟他废话了,他明显就不想和我们说实话,玩儿我们呢!”“这个我知道,我们就来了……我们两个!他负责把人转移了,我负责留下来伪装。

”伪装者小心翼翼道。

这下赵逍遥是真没耐心了:“这孙子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说实话,就是想耗我们。

”“动手。 ”陈鱼跃干脆利索的扔下两个字。 “不,不是我们俩个!还有一个……真的就只有我们三个人!”伪装者不敢再胡言乱语:“我们什么地方都没有去,就在这个男学生的出租房里住下了。 ”陈鱼跃什么都没说,就只是给了他一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我发誓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我现在就可以带你们去。

那个男学生很安全,我们没有杀他的想法,一旦我们完成了我们该做的事情,就会放他回去。

”伪装者解释着。

“那就说说你们究竟想来做什么事情吧。

”杜破武拿着水果刀在伪装者的脸上拍了拍:“说清楚一点儿,这是能让我给你留下舌头的唯一理由。 ”伪装者已经豁开了,既然卖就卖的彻底,背叛可不分轻重,现在这一切对他而言都已经无所谓了。 “赵炜彤,我们的目标是赵炜彤。

”伪装者道:“调查赵炜彤在天海的一切行踪,任何和她有接触的人,都是我们的目标。 ”陈鱼跃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我们会把搜集的所有资料向上面汇报,然后等待上面下一步的安排。

”伪装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这么说来,我们都是你们调查的目标。 ”陈鱼跃微微一笑,反问道:“都查到些什么呀?跟我们说说吧。

”伪装者摇了摇头:“我们调查并没有那么深入,我们才刚刚来到天海市,还没有立足。 目前只是通过这个男学生试图接近赵炜彤,直接在赵炜彤的口中得知线索。

”“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你们还没有时间直接调查?”陈鱼跃道:“我这个解释没错吧?”伪装者点点头:“没错,我们对你们没有任何的调查。

”赵逍遥上前就给了他一巴掌,耳光抽的啪啪响亮:“当我们是三岁小孩还是当我们弱智呢?这话谁他妈信啊。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们真的还没有时间对你们做任何的调查。

”伪装者咬牙道。

“没时间就说明你们有这个准备了吧?”杜破武也给了他一脚:“有这个准备就不行,有这个念头就该死。

”“那你们究竟想让我说什么?”伪装者有些愤怒的意思:“我什么都承认了,你们为何还要这样对我?如果不管怎样我都要死,那我宁愿选择什么都不说!”陈鱼跃指了指卫生间,看都没看那伪装者一眼,直接对杜破武道:“既然他不说,那就拖进去吧。 ”伪装者的脸色再次刷一下便沉了下来:“说,我说……”“你他妈别说了,这嘴还真是一点都不靠谱。

”杜破武没耐心道。 “你们的犇羴鱻,你们所有人,都已经被我们向上面汇报了,只要我们三个出了事情,你们就是最大的嫌疑目标。 ”伪装者终于说出了实情。 陈鱼跃也认真了起来:“这就是说……我们已经进入你们伪装者组织的黑名单了?”对方有些威胁的点了点头:“没错,你们已经进了我们的黑名单,如果我们有问题,你们一定不会好过……”“这话不用你一而再三的强调了!”杜破武又给了伪装者一巴掌:“吓唬谁呢你?”“我说的这都是事实!”“那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才能不会惹上麻烦?”赵逍遥笑眯眯的问道。

伪装者怔了一下,试探道:“其实很简单,我们之间并没有直接的矛盾,一切都是因为赵炜彤,如果你们愿意主动远离赵炜彤,我们可以当做,你们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哥,他这办法说的还真不错。

”赵逍遥点点头。

陈鱼跃也符合道:“是挺不错的,这样我们就没什么后顾之忧了。 ”伪装者喜出望外:“如果你们愿意现在就放了我,我们之间所有一切都一笔勾销!我说到做到!”“做的梦吧。

”杜破武用力拍了拍伪装者的脑袋:“脑子里想什么呢?继续招!你们找上赵炜彤究竟是什么目的!”伪装者一脸茫然的看向陈鱼跃,似乎在问陈鱼跃,这里的掌事者究竟是谁,可陈鱼跃却根本没有给他回应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