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9章 行动(求收藏、求推荐)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2019-07-09

第9章 行动(求收藏、求推荐)次元大追逃最新章节

“那边那位。 ”九龙突然停下,扭头从机舱内的位置喊道。

无名无姓,目标广泛,到是让人无法在第一时间判断出他到底叫的是谁。

当然,这里不包括钟图,他很明白,九龙的目标是谁。 果然,下一刻,九龙缓步走到了千鸟要旁边。

“没听到吗?那位长头发的漂亮小姐。

”千鸟要愕然,抬头看向了充满压迫感的身影。 “有什么事?”千鸟要迟疑道。 “我们想做一个公告给媒体的影片,正在找愿意出演的人。

”“啊,这样啊,真是辛苦了。

”心中忽的一沉,满是不好感觉的千鸟要硬着头皮打岔道。 然而这都没用,因为九龙是铁了心的要带走她。

“希望就像块璞玉的你能参加。

”“不了,我怎么会是……如你所见,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丫头,真的只是会给观众带来不愉快的……”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又被九龙给打断了“别管了,来就对了,走吧。

”接着似乎是没了继续演好脾气的‘伯乐’角色,九龙直接用了强,将千鸟要从座位上拉了起来。 “啊,喂,等一下……”千鸟要挣扎着“我并不是好演员啊!!”“小要!”旁边的恭子发出悲叫,但却也明白,自己的力量并不能取到什么帮助,因此到也没有强行阻止九龙拉拽,半扯着小要的手臂,让她不至于被一瞬间被强行带走。

“谁来救救小要!”恭子内心祈求着,然后如天籁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一下,你们想对我的学生怎么样?”是他们的班主任神乐板老师。

尽管依旧是螳臂挡车,但架不住这份愿意为学生出头的精神值得人感动,让不少人为之动容。 “没什么,只是希望与她做点小合作而已,马上就还给你们。 ”“不行,我不同意!如果要带人走的话,就带我去好了。 ”神乐板挣辨道。 “带你就没意义了,就是要让媒体……”“这不成理由,你这个卑鄙的人!”顿时,九龙的脸色一变,彻底阴冷了下来。

“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是能干出劫机这种恶劣的事情,并且还想利用小孩子,你们的主张简直就跟纸屑一样可笑!不管有什么理由,做出这种事,神绝对……”神乐板义正言词的斥责道。

到是没看出来,她还信神。

“烦死了!”但是显然,这番说词只会更加的激怒九龙而无法激起他们的羞耻心和愧疚心,所以下一刻,九龙直接掏出了一把手枪,指住了言词滔滔的神乐板老师。 猩红的镭射光点落到神乐板的额头上,如同最高等级的沉默术,瞬间让神乐板的神情变得呆滞起来,再不出半句话语。

“你啊,太罗嗦了!”接着,轻微的机械勾连声响起,手枪后部的打火器缓缓的向后退了开。

如果中间不出其他状况的话,只要那打火器弹回,那么子弹就必然会从枪管中射出,洞穿神乐板的额头,结束掉她那年轻的生命。 而显然,相良宗介是不会看着自己的老师死去的,故意将手里的杯子丢落到地上,制造出杂音,将九龙等人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失礼了。

”跟着相良宗介蹲下身,主动的收拾起了地上的残渣。 虽然看起来很危险,且有些无谋,但不得不说效果不错,九龙就好似被打断了某种兴致一般,冷哼一声,收起了手枪,再没理会被枪口吓傻住的神乐板老师,强拽着千鸟要下了飞机。

一同离去的还有那些同板,只余下一个坐满乘客的客机安静的滞留原地,内部无人驻防。

当然,在外部有着重型兵器看守的情况下,也不需要驻防。 大家松了口气,却是没有注意到相良宗介的去向。

“开始了吗……”而后又坐了十几分钟,钟图也猛的从坐位上离开,在同坐和邻坐人士满脸诧异的目光下,脚步飞快的跑向后舱,潜入了厨房的升降梯,抓住缆线下降到货物室中,简单观察两眼,便迅速离开,进入与货舱相连的起落架收展舱内……“幺幺,展开思维干涉力场。 ”钟图低声道。 “是。 ”力场展开,钟图沿着金属支撑管子滑落到地面,不等守卫在此处的士兵反应,便借着视觉空挡快步朝一边的遮掩体移动而去。 毕竟思维干涉力场也不是万能的,它只能影响人类的逻辑思维,欺骗大脑,使之对目视所见之人进行忽略,并不能屏蔽监视设备的观察,所以想要安全,一定的潜入技巧还是需要的。 只不过可惜,钟图当初接受训练还没几天,而且主要进行的都是体力与一些基础格斗术、枪械方面的训练,像是山林作战、潜入侦察等全都未涉及到,所以钟图能用到的技巧不多,并且多为当初电影电视中学习到的,至于具体效果如何,那就真只有天知道了。

不过好在,这是一个空军基地,场地范围非常宽阔,而且多为一望到头的平地,内部只有部分矮小的箱子和机房存在,所以监控设施并不是很多,再加上有着幺幺的提点及思维干涉力场的存在,潜入到也不算是太过困难,因此如何找到人反到成第一问题存在。 然而这却依旧不能难到钟图,因为千鸟要身上有他下的标记,因此只要距离不是特别夸张,钟图都能准确的锁定他的位置所在。

就这样,钟图目标明确的,小心翼翼的朝千鸟要的位置移动而去。 过程可谓非常顺利,也就是十数分钟的时间,钟图就出现在了距离千鸟要最进的一处隐蔽点后,缓缓探出半边脑袋快速一扫,将那边的情况收入了眼底。

是一辆有着密闭式货箱的大型运输车,车子两边连接着数根宛若巨莽般的巨大漆黑电缆,两名士兵好似警卫一样站在紧闭的车厢门口,时刻警惕着四周来人。

“看来是避免不了了。

”钟图心中暗暗叹气道。

然后马上重整精神,握好从储物空间中取出的手枪,深吸口气,猛的从脚落中冲了出去。 “什么人!?”“咻咻!”回应守卫的是两颗经过消音处理,将气爆声压制到最低点的子,同时钟图冲到另一名守卫身旁,手掌一托,将守卫手中已经处于激发状态的枪口推向半空,本人一肘砸在了对方的鼻梁骨上。

“喀嚓!”清脆的声音过后,男子立刻吃痛的痛哭起来,然后声音嘎渣,额头出现了一个花生豆大小的孔洞。 鲜血外流,满脸扭曲的摔倒在了地上。

之后是另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