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从历史的喧嚣中走出来的情僧——仓央嘉措

2019-07-08

从历史的喧嚣中走出来的情僧——仓央嘉措

  世界屋脊,雪域高原,有很多人爱他。 有人爱他的野性,因为藏家儿女与生俱来就生就了一副与天斗、与地争的铮铮铁骨,在那么空气稀薄的地方生存下来的民族必然没有一个是孬种。

有人爱他的神秘,爱他的锦绣河山,英雄的格萨尔王,还有那么万能的莲花生大师勇斗魔鬼的传说口口相传,家喻户晓。 还有痴迷于他的多情,他的浪漫,他的仓央嘉措,那个雪域最大的王,世间最美的情郎,那个写下令无数女子怦然心动情史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

  我是谁?我来世间是为了谁,还是为了什么也许你很奇怪,这算什么,不知道自己是谁,问你妈去呀?不知道干什么去问佛祖呀?可是,不是所有人都是有选择的,有些人一出生就是落入别人手里的棋子,是别人用来打到不可告人目的的遮羞布,荒唐到就连生育自己的父母都没得选择。 仓央嘉措就是这样的一个门巴少年,那个被第巴。 桑结嘉措选中的少年,那个其实只愿意在父母的疼爱下成长、在情人的陪伴下度过余生,然后又在苍茫的西藏高原上了此残生的一个普普通通的藏家少年。   菩提是什么?明镜又是什么原来人若是倒霉,便是世界上最卑微的陪伴都是那么的可望而不可即。 当来自尊贵的布达拉宫的使者把仓央嘉措从生身父母,从自己青梅竹马的爱人身边夺走的时候,也许正是高原上月最圆的时候吧,因为若不然,上苍怎么会如此残忍的夺走了他一生所有的圆满呢!我若是仓央嘉措,一定还会像李白那样的张狂,只是,只是丝毫改不了命运无情的苟延残喘——我只是远行,你还会在原地等我吗?  如果被人选中并被造就是一种你争我夺的幸福的话,那么遥远尘世的你赶紧过来拿走吧,因为我只是这座金碧辉煌的布达拉宫里最廉价的金丝雀。

你教我,育我,不是为了让我在尘世中活的幸福;你喂我,困我,不是为了让我追寻那芸芸众生都享有的自由。 你扶我坐上那高高在上的布达拉宫最神圣的位置,也不是为了让我放开手脚地干一场、好不负来世上走一遭的男儿雄心。 你要的只是我在你需要的时候摇尾弄姿,向那更加高高在上的康熙帝摇尾乞怜,你要的是让博学多识的我为你收服那天下第一等桀骜不顺的民心。   我是谁我是雪域最大的王,坐在庄严肃穆的布达拉宫的王者不,我不过红尘的弃儿,只是,只是他抛弃了我,而我却依然眷恋她那宛如天籁的笑。 如果要我郁郁寡欢也可以,请不要让我看见你的轻佻,你的蛮横,你的残忍。 于是,从此我便是街头小巷里的宕桑旺波,便是情人眼里最美的情郎。 你许我一世迷离,我还你一生轻狂;你负我天下山河,我拜你一世离殇。 让你们加在我身上的一切条条框框都通通见鬼去吧,我要与这红尘叙叙被辜负的温情,我要与我那心爱的姑娘骑上骏马,放声草原,在你无奈的刽子手般的忌惮中远走天涯。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当第巴.桑结嘉措的滔天权势在拉藏汗的千军万马和阴谋诡计中烟消云散之后,仓央嘉措的命运逆转了,就算此时的他收起他那早已被红尘浸染的心花怒放的心性,拉藏汗就连傀儡也不让他做下去了,迫不及待地上书康熙废了他的封号,并且在众僧与大批信众的反对声中派重兵要将他押解京城。 先不说当年五世达赖在顺治帝那儿如何如何的风光,就说仓央嘉措不就前的荣华富贵,这个当时西藏政教届的王者如此的“沦落风尘”,又怎能不叫人唏嘘呢  于是历史跟大家伙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仓央嘉措最终下落成了迷,成了一个让多少文人墨客牵肠挂肚的悬案。

  我是谁是那个病逝在青海湖攀的仓央嘉措,你躺在那风尘仆仆的岁月长河里享受清静,可你知道吗,你留给后世的那一篇篇温婉动人的情诗惹得多少红颜肝肠寸断。   还是那个死在权势斗争的旋涡中的仓央嘉措,第巴.桑结嘉措虽然给你太多承受不起也不想承受的人生,可是他或多或少心不甘情不愿地成就了你,而拉藏汗则是完全荣不了有一个能盖过他风头的人,为此,连遮羞布都不用了地除掉了你。   又或者,是那个被康熙帝囚禁于五台山的仓央嘉措。

自古帝王,不管是明君还是昏君都不能多情,沉溺女色,亡国灭族的叫红颜祸水,即使恩恩爱爱的也未必有好下场,康熙帝的父亲顺治帝就为了董鄂妃抛家弃国了,也许,他这么做只是想你这个雪域最大的王不要重蹈覆辙吧!即使不是,那又如何呢?史书可以改写你的结局,可是真的有人可以改变你的命运吗?  最后一种,也是世上所有相爱的人们的人都执迷不悟地“一厢情愿”的结局就是:仓央嘉措放弃了所有的权势地位,跟自己的心爱的美丽姑娘浪迹天马了。 如果这是真的,这世间该有多少痴情的姑娘以泪洗面呀——欢喜他没有死去,却很遗憾他不能为我画眉贴装,共赴巫山云雨呀!  涛涛滚滚的历史长河奔腾不息,从来不会为任何人那怕稍稍停下脚步,即使是回头看也不行,仓央嘉措也不例外。

转瞬三百年就过去,沧海桑田,我们都不记得他的模样了!被历史记住的人,不是声名狼藉的败类遗臭万年,就是干出丰功伟绩的流芳百世。 而作为一个活佛,一个高高在上的达赖喇嘛,却以他的情诗在历史上获得了一个地位,这是该贬还是该褒呢?  也许是我等太世俗了,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拿这种价值尺度去衡量别人,因为早晚有一天别人也会以同样的标准衡量你,你不愿受约束,别人就愿意受约束了  从历史的喧嚣中走出来的人往往都有争议,可是如果他带给我们的是醉美天下的沁人心扉,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降低点审美的要求呢?完美本身并不完美。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人,不为鸿鹄之志,不为天下苍生,只为那一世,一生一世一双人。

人生若只如初见,终究还是忍住了看你,没忍住想你,都么希望每看的一眼都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