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少年大将军1703,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没有杀心

2019-06-12

少年大将军1703,第一千七百零三章 没有杀心

一秒记住【新谷粒小说网】,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去哪里?”“去找牵星石,船大约要到了。 ”房千千惊呼一声,难以置信的看着李落,嘴巴惊讶的合拢不起来,半晌才呆呆说道:“你怎么知道的!?”“猜的。 ”李落卖了个关子,让房千千很是不满,偏生智不如人,只能暗自跺脚生闷气。

司游倦压下心头诸般种种疑惑,山洞为饵,便没有再战的用处,只道出去之后再说。

司游倦压下心头恼怒,沉声问道:“他们怎么办?”李落回望了一眼惊慌失措的族民,摇头轻叹道:“若我没有猜错,窈姑娘想必已经离开了。 ”司游倦心中一痛,闷哼一声。

李落笑道:“游倦兄,大丈夫何患无……红颜,这里我们毕竟只是过客。 ”司游倦深吸了一口气,重重的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为什么琮馥对李落那般推崇备至了,随即抛开心头杂念,大喝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密谋败露,难道还要做困兽之斗?”这些族民悍不畏死,不过此时此刻却都心生惶恐,渐渐退往水边,意图潜入海中,游回山洞外。 李落见状淡淡说道:“如果是我,就不会贸然入水。

”司游倦奇道:“这是为什么?”“只怕这条水路已是一条死路了。 ”司游倦一怔,不解其意,李落幽幽回道:“他们是弃子,我们是利刃,谁都不得活,这些族民不善武学,唯有用毒才有可能将我们全都困死在这里。

”“五色藻C毒的心!”司游倦怒斥道。 李落看着人群中几个身形稍见慌乱的族民,呆了呆,讶然说道:“原来你们也不知道外面的人会在水里下毒。 ”就听有人高叫道:“胡说八道,简直是一派胡言,他们怎么会在水里撒下五色藻!”司游倦气极反笑,冷哂道:“果真会说人话。 ”“若不信,你们一试便知,我倒是不急,等等也无妨。 ”说话那人语气激动,嘶喊了几句什么,怨毒的瞪了李落一眼,猛地纵身跃入水中,少顷就没了踪影。

山洞中安静了下来,阳月石荧光柔美,映的这处荒芜的山洞里也多了几分仙气。 房千千坐在一块大石上悠闲的荡着一双秀腿,那些鲛人皆都一动不动,冷眼看着入口处的众人。

至于那些族民,战也不是,退也不是,一时间进退两难,困于一隅,应变的确僵硬的很。 李落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洞中鲛人,皆生双足,雄者挺拔,雌者窈窕,只看身形,似乎那些远古记载诚不欺余也,可惜的是这些鲛人脸上都图画了许多怪异的图腾记号,一时难窥真容,有些美中不足。 “王爷,水中当真有毒?”司游倦凝重问道。 李落眼中神芒闪动,淡淡回道:“但愿是我猜错了。 ”“那我们岂不是要被困在这里了?”“不急,我暗中点数过五色藻,摩朗滩贫瘠艰难,这些五色藻不会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里并非他们图谋之地,就算用毒,也不会太多,而且海水起落不休,困住一时还好,想困住一世那是笑话,若是用毒,最多半个时辰毒性也就散了。 ”“那外头怎么办?”“放心吧,既然宋公子不在这里,外头的事自然该由他操心,咱们等着就是了。

”司游倦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委实丧气。 李落看着房千千笑道:“房姑娘,我的阳月石是不是能还给我了?”房千千嘟了嘟嘴,小声嘟囔道:“小气。

”声音虽轻,又怎能逃过李落和司游倦的耳朵,李落哈哈大笑道:“等出去了,我求着游倦兄把这块大些的送你如何?”“真的?”房千千眼睛一亮,喜滋滋的看着司游倦。 司游倦没好气的应道:“我送你十块。 ”“还给你。 ”房千千兜手打出两块阳月石,娇声道,“一言为定,你们可不许骗人,骗人的不是好人。

”李落将阳月石接在手中,含笑点了点头,垂首看着掌中两枚阳月石,忽然想起刚才的一句无心之言,就在光亮的刹那,房千千会否真的想置于自己于死地呢。

少顷,入口处忽然传来一阵惊叫,司游倦回头望去,心中一沉,李落果然猜对了,两具尸体一前一后被海水冲了进来,正是刚才偷偷潜回岸上的族民。 数人赶忙上前将尸身拉上岸,揭开面具,面具下的脸青红交错,一如色彩斑斓的五色藻,正是中了五色藻剧毒而亡的模样。

人群中传出阵阵惊呼,一时方寸大乱,数人齐齐望向李落,满是震惊和慌乱。

李落只看了一眼,神色清冷如昔,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司游倦于心不忍,低声说道:“王爷,他们……”“既有死士,又有弃子,他们的命由己不由人,你我能劝则劝,至于他们听还是不听却不是我们能左右得了的。 ”司游倦微微一叹,未必有多少妇人之仁,只是数月相处,司游倦又非铁石心肠之人,见此难免会有恻隐之心,抛开那些算计主使之人,旁的也不过是无辜连累的可怜人罢了,如今惶恐如斯的模样,确让司游倦动了施以援手的心思。 “王爷不怨恨他们?”李落一怔,展颜回道:“这世上算计过我和想算计我的人比比皆是,倘若我要时时记恨,想来我也没有工夫去做别的事了。 ”司游倦心中稍宽,转即不放心的看了看洞中虎视眈眈的鲛人,涩声说道:“那它们?”李落知道司游倦在想什么,和声应道:“游倦兄多虑了,这些族民欲杀鲛人不假,不过这些鲛人却未必有赶尽杀绝之意。

”“咦?”“你与鲛人数度交手,有不少族民负伤,我曾也医治过许多,虽说我只是粗通医术,但瞧的多了,约莫也能看出来些端倪,鲛人的的确确有伤人之意,但说恨意滔天,下手绝情却还远远算不上。

”司游倦一滞,讶然问道:“王爷的意思是说这些鲛人从来都没有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