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四百三十五章 道家门生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2019-07-11

第四百三十五章 道家门生最强圣帝最新章节

刚才的异象太过惊人,似天罚,似神迹,而且都是发生在养心殿。 曹皇后有理由相信,这是弘文天子突破圣王境界的征兆,太过惊人了。

林宇在一旁微笑着,并不说话。

很难为情的。

总不能去跟母后邀功吧……弘文天子干笑道:“皇后,并非朕突破圣王境界,而是……”弘文天子指着一脸微笑的林宇道:“都是皇儿弄的……”“什么?”曹皇后娇躯猛地一颤,就连曹柏也是眼珠子圆瞪,一脸的不可思议。 “圣子,太子竟是圣子……大夏之福,天家之福。 ”便在这时,天工院院长公输子,与吴亚斌先后进入养心殿,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林宇。

刚才那股异象,太过惊人,像是神灵显圣,又像是有圣人圣子出世。 没想到,却跟林宇有关。 圣人多半是不可能,但圣子却是板上钉钉的事。

吴亚斌之前听弘文天子说过,林宇初具圣体征兆的事,如今他也明白,并非弘文天子破境,而是……太子成为圣子般的人物。 将来……不出意外,这是要成为圣人的节奏。 一国圣人,天之上国,万国来朝……吴亚斌很激动,他不敢相信,他竟然有幸,见到大夏天家诞生出圣子般的人物,可喜可贺。 “陛下!”“陛下!”吴亚斌与公输院长,朝着弘文天子躬身揖礼,神色肃穆。

“哈哈,太子带给朕太大的惊喜了,朕……朕还想着让它去多读书,参悟出心法,没想到,太子他却早就参悟出了圣人心法,朕……实在是太激动了,哈哈……”弘文天子龙颜大悦,这是他的儿子,不是任何人。 惊喜与意外,冲击着他的心灵。 他觉得,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生了个这么出众的子嗣,此生无悔……“臣妾……皇儿……”曹皇后用手帕擦去眼角的泪水,冲过去,将林宇抱在怀里,生怕他会离开一样,低声喃喃道:“你是母后的心头肉,皇儿……”“母后……”林宇被曹皇后抱在怀里,能够感受到那股母子间的那股感应,心生暖流。

弘文天子轻拍了拍曹皇后的后背,轻声道:“皇儿这不是没离开我们吗……虽说他将来可能回去圣天学院,可现在不是没离开嘛……”是的,圣天学院,是诸子百家圣子都要去进修的地方。

他是圣文大陆最高的学府。 那里有各国的皇子,王子,太子,世子,以及圣子,甚至还有……幻化成人形的妖皇子嗣。 那是天才的聚集地,亦是大陆最巅峰势力的子嗣角逐的地方……但林宇现在的资质,还达不到进入圣天学院的要求。

随后,公输子院长详细了解刚才的异象,当得知林宇自悟圣人心法后,他……更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修炼圣人心法的人不少,但成为圣子的人却是凤毛菱角。

他本以为林宇只是圣体,没想不仅身具圣体,还自悟出了圣人心法,简直逆天。 “老夫能够一观吗?”公输子压抑着内心的激动,他继承了公输家族的工道,拥有跟圣人一样的‘子’称呼。 但他却是从未接触过真正的圣人心法。 此话一出,吴亚斌与曹皇后以及曹国舅,都是纷纷期待了起来,到底什么样的心法,才能够称之为圣人心法。 这可是成圣的心法。

他们若是修炼的话,岂不是……有既往问鼎亚圣?嘶!吴亚斌跟公输子以及曹国舅顿时倒抽了口凉气,大有可为啊……“父皇,笔墨!”林宇内心激动,这是要收信徒的节奏吗?吴亚斌,公输子,便宜舅舅……这都是要为他贡献信仰之力了吗?弘文天子也激动不已,刚才他只是听林宇朗诵,天地灵气骤变,但如今仔细回想,却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笔墨伺候!快!”弘文天子连忙吩咐下去,圣人心法现世,这是无比浓重的大事,弘文天子紧接着道:“只写一点点……圣人心法不能轻易示人,只有天资出众的人,通过考验的人,皇儿才能够传授,知道吗”圣人心法想要被世人承认,就必须传道,传说中……新的圣子,没有底蕴深厚的门人,是不被世人承认的道。 所以林宇将来想要成为诸子百家一样的存在,大夏成为天之上国,必须要有门人的支持。

甚至……门人要足够强大。

任重而道远。

毕竟,就算林宇成圣,那也会被其他诸子百家的人针对,欺负他没有强大的门人跟底蕴,无法跻身诸子百家的行列。

是伪圣人。

“儿臣明白。

”林宇点了点头,无论是为了信仰之路,还是为了将来成就新的道家圣人,他都必须要有信徒。 就连前世……世人尊崇道德经的老子为道教始祖,他的道义,世人共享之,门人遍及天下。 随后,纸笔墨砚被宫中太监端了过来,众人的心跳没来由的加快了起来。 弘文天子亲自研墨。 这是他皇儿的圣人心法,他并不觉得有何不妥,甚至……必须得由他亲自研墨才行。

才不辜负这圣人心法。

纸张铺开,林宇深吸了口气,然后奋笔疾书,将道德经第一篇,书写了下来。 “道可道,名可名……”公输子念叨了起来,神色无比动容,道,道,道……这个字如同一道执念,深深的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道!何为道?文道?天道?大道?什么才是真正的道?脚下的道?手中的道……包含万物,何处不是道?公输子整个人都神神叨叨了起来,仿佛走火入魔了起来,在养心殿又是拍脑壳,又是跺脚,又是手舞足蹈……吴亚斌在仔细参悟后,也仿佛开窍了一般,眼中爆闪精芒,随后像是急着上茅厕一般,急声道:“陛下,臣……臣先告退。

”刷!吴亚斌风一般的离开了养心殿。

“老夫也先撤了,太子殿下,在天上人间等着老夫……”公输子似乎也有所获,神神叨叨后,化作一道轻烟消失在了养心殿中。 “外甥……不,太子殿下,这心法,我先拿回去描摹一份如何”曹柏两眼放光。

他发现,林宇书写的文字中,蕴含了不一样的东西,或许能够让他有所收获。

“朕要用来参悟,破境。 ”弘文天子瞪了眼小舅子曹柏,然后非常娴熟的收起来,放入自己的袖袍当中,脸上浮现出惬意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