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玄极天余慕晴小说 第九章绛雪楼

2019-07-12

玄极天余慕晴小说 第九章绛雪楼

精彩章节试读:绛雪楼内,玄极天欣赏着舞姬们曼妙的身段和舞姿,心里想的却是那个冷着脸的小女人。 对他来找苏绛雪,那女人究竟是介意还是不介意。

想不到他纵横情场的玄极天,也会被这小小女子左右情绪。 果真是报应。 苏绛雪知道玄极天心不在焉,遣退了舞姬。

自己斟满了酒,递到玄极天唇边,巧笑倩兮的依偎进玄极天怀里,“哟,何方佳人让大名鼎鼎的玄宫主如此着迷?连最爱的歌舞都提不起兴致看呐?”“滚,你这疯女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故意的。

小心你男人找来,我可不挨这打。

”玄极天巧妙的闪开,又不着痕迹的将苏绛雪扶起来。 “好好的,提他做什么?扫兴。 ”提到那个死男人,苏绛雪也装不下去,变了嘴脸。 “绛雪,说认真的。

你到底喜欢那小子什么?冷冰冰的,没半分情趣。

除了练功,就是练功,我和他做了二十年师兄弟,也没见他笑过。

可惜了你这绝色佳人呀,“玄极天好奇的看着苏绛雪,“还是....他有其他的‘情趣’,只有你知道?”玄极天暧昧的笑着。

苏绛雪想到男人昨夜的粗鲁,不由得一阵赧然。

腮边泛起可疑的潮红,被玄极天歹个正着,瞬间恢复了好心情,好整以暇的看着苏绛雪的表情。

苏绛雪无暇掩饰自己的失态,长叹了一口气。 “极天,你知道的。

我们都有那样一个无情的父亲,自小又备受苦楚,我们在一起,自然而然的生出许多怜惜。 我们就像两只被人遗弃的小兽,起初不过是互相取暖,渐渐的反而离不开了。 ”苏绛雪轻叹了口气,“可如今,他的全部心思都在玄天石和极地珠上,哪里有我的位置呢?”苏绛雪落寞的垂下头。

“也罢,不如你移情于我,与我作对露水夫妻,游戏人间一番可好?”玄极天忘记了刚才还拒绝着苏苏绛雪,这会子胆子到大起来。 “你别嘴硬了,明明自己放不下,还有心思打趣我?”苏绛雪话锋一转,突然严肃起来“对了,你让我打探的事,有眉目了。 沙海帮名着是帮朝廷围剿水匪,实际上是帮漕运总督搜刮民脂民膏。 上月运河旁的葛家村,因不肯就范,全村上百口人,被李大海当成水匪全部屠杀。 连老人和孩子都不放过,简直丧心病狂。 ”“我说这沙海帮近年来,怎么壮大得这么快,原来是有朝廷撑腰。 既是如此,李大海,你就别怪本座心狠。 “玄极天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在苏绛雪的耳边密语。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苏绛雪脸上露出诡异的微笑,李大海呀,李大海,你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要要去得罪玄极天,有你哭的时候。 “主人,怜儿的后事处理好了。 ”冷姬打断了玄极天和苏绛雪的低语,操着公式化的口吻对玄极天汇报着。 “哟~冷姬,你来了怎么也不通报一声?好让我和爷儿有个准备,就这么冒冒失失的闯进来,万一爷正在兴头上,看到些什么就不好了?”苏绛雪假装没收到玄极天的眼神警告,**着冷姬。

“绛雪姑娘多虑了,爷儿要做什么都可以,我们身为仆人,自然是看不到的,怎敢扫爷儿和姑娘的兴?”冷姬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其实心里不停咒骂,玄极天这个**,一天没有女人,一天就活不了是吗?正经事没做多少,就忙着风花雪月,也不怕闪着腰。 “咳咳咳,冷姬啊,你先下去休息吧!本座和绛雪还有事商量,有事再叫你。

”玄极天只想支开冷姬,免得她知道了计划,结外生枝。

“是,属下告退。 ”该死的玄极天,见一个爱一个,昨天还说让我留在身边,今天就抱着苏绛雪卿卿我我,摆明了是耍我呢,冷姬缓缓的退出房中,心里一直咒骂着玄极天。 “极天,我看这丫头心里有你。

你何不打铁趁热,凭你的本事,还怕拿不住她?”苏绛雪看着冷姬离离去的方向,朝玄极天挤挤眼。

玄极天轻叹一口气,他也想,可她大仇未报,何况心里也不知是不是还念着那个青梅竹马的情郎,他着实不敢造次。

生平第一次,一项对女人游刃有余的他,倒是没几分把握了。

如果可以,玄极天情感从未遇见冷姬,那么他一直都还是那个游戏人间的他,不必饱受情爱的折磨,不必总是猜测冷姬,对他到底有几分真心?从小玄极天深知父母的感情不睦,母亲经常躲在房里哭,父亲对他的训练非常严格,寒天腊月的都必须早起练功,一刻也不得马虎。 印象中父母很少在一起,只有逢年过节才会一家人才会象征性的吃个饭,其他时候父亲总躲在练功房,母亲也总在厨房张罗吃食。

与其说他们二人是夫妻,不如说他们是主仆更为贴切。 母亲是父亲的贴身管家,为他生儿育女,打点一切,父亲却从未给过母亲笑脸。 在他十岁那一年,父母大吵一架,第二天早晨起来,母亲便在房中自尽了。

玄机宫中乱成一团,他哭着去找父亲,却发现父亲和一个女人衣衫不整的睡在练功房里,原来父亲夜夜呆在练功房里,是为了和女人厮混,难怪母亲伤心,到最后选择了结自己。

她的遗书只有一句:“我心似明月,君心照沟渠。 ”这句话,便是她与父亲的真实写照,带着怨恨,带着不甘,撒手人寰。 玄极天从此便下定决心,不再对任何女子付出真心,真心是最伤人的东西。

在感情里,谁先认真,谁就先输了。

纵使知道感情不该只论输赢,但不付出的那个人,总不会受伤。 他的这套理论在看到冷姬时,全部作废了。 第一次看到冷姬,那时的她只是个清纯,有趣的小姑娘。

天真活泼的性子,隐藏在温柔似水的假象之下,玄极天仿佛一眼便看穿了她所有的伪装,看到了她骨子里鲜活的气息和顽强的生命力,玄极天就是那样被吸引住了。

原以为这不过是一次不经意的相逢,他们本应就此错过。

然而,再次老天却让玄极天再次遇到了她。 再见到她时,她已经奄奄一息,是个半个死人了。

漂浮在海里,漂亮的脸蛋布满细碎的伤痕,罗裙也沾满鲜血,好在遇到了他,及时把她救起来。

若是再晚半个时辰,只怕是华佗再世,也回天乏术了。

病好以后,她就像变了个人,变得沉默,变得死寂。

她央求自己教授武艺,好替父报仇,玄极天其实打心底里不想答应。

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答应,往日那个透着机灵的小姑娘便再也回不来了。

可她不管,在他寝殿外硬是跪了三天三夜,最终他还是不忍心,只得答应她的请求。

于是他为她起名为冷姬,她天资虽好,但启蒙太晚,只能用最严格,最大强度的训练,来激发身体的潜能,以求速成,否则便是再练上二十年也没有今日的成色。 可恨这丑恶的人心,为了名利权势,生生把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逼成如今这心狠面冷的冷姬。 她所受的苦,定要从这一众势利小人身上双倍讨回来。 展开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