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00159 窝里反(第四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2019-07-12

00159 窝里反(第四更,求月票)恶魔就在身边最新章节

“我现在在追老巫婆和特雷德.派姆顿,他们现在在往深山里逃。

”“你在哪里?我们来帮你。 ”“你们来了也追不上,还是别来添乱了。

”陈曌说道。

“陈,我们在老巫婆的房子里,发现了一些尸体,而且就是这一两天杀的,而且全部都是镇子上的居民,她很可能已经收集到足够的献祭灵魂了。

”陈曌有些惊讶,他真没想到,之前还小心翼翼心动的老巫婆和特雷德.派姆顿,居然在这两天时间里,连续杀几个人,而且一改过去的行事风格,完全就是大开杀戒。 不过这样一来,他就更不能放过这两人了。 鬼知道他们召唤恶魔,要整什么幺蛾子。

翁瑞.格格巫是个老巫婆,而且早就把自己整的不人不鬼。 特雷德.派姆顿则是个人类与恶魔的混血,不过恶魔的血脉早就稀释了。 这两个合在一起,准没什么好事。

终于,陈曌追到了翁瑞.格格巫和特雷德.派姆顿。 只是他们此刻也已经到了地狱之门所在的大坑,双方就在坑两侧对峙着。 “翁瑞,你来这里做什么?我们还差三个献祭灵魂。

”特雷德.派姆顿的状态比翁瑞.格格巫更差。

天使结晶对他造成的伤害比翁瑞.格格巫更大,因为他刚才激活了恶魔的血脉。 导致他短暂的化身为恶魔,只不过他只是一个低级的恶魔,甚至他的变化也只是肉体上的。

他没有从属,也没有自己的能力,所以他根本就无法抵抗天使结晶对他造成的伤害。

翁瑞.格格巫虽然看起来手脚都废了一个,可是她的伤害大部分还是肉体的伤害。 原本陈曌和西耶娜以为,把天使结晶制作成子弹,打入她的体内,能够对翁瑞.格格巫造成伤害。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翁瑞.格格巫的灵魂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

“桀桀……在这两天,我又顺手把两个看不顺眼的人杀了。

”翁瑞.格格巫发出沙哑的笑声。 陈曌听到她的声音,非常的不舒服。

特雷德.派姆顿看向陈曌:“那……再把他杀了,正好就完成献祭仪式了。

”翁瑞.格格巫看了眼陈曌:“他现在很麻烦,不过相较而言,你就比较容易了。

”“等等……你要做什么?”特雷德.派姆顿大惊失色。

他意识到翁瑞.格格巫要做什么了。

翁瑞.格格巫就是个心理变..态的老巫婆,特雷德.派姆顿非常的清楚翁瑞.格格巫到底有多阴险。

他把自己带到这里来,不是为了救自己,更不是为了和自己分享成果。 而是打算把自己当成献祭的最后一个牺牲品!“你知道我要做什么。

”翁瑞.格格巫怪笑着,她拿出两个瓶子,砸在坑壁的边缘。 两个献祭的灵魂从瓶子里逃出来,刚想要离开,可是大坑像是有一股吸力,将两个灵魂往下拽。 “救我……救我……”两个灵魂哀嚎着,可是抵挡不住那股吸力,还是被吸入大坑内。 最终消失在深邃的黑暗中,大坑像是变的更加的深邃,更加的黑暗。 大坑周围附着的蔓藤,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攀爬上来。

翁瑞.格格巫看着陈曌:“怎么,还不来阻止我吗?再不阻止我的话,你可就没机会了。 ”虽然翁瑞.格格巫嘴上说的轻巧,可是她一点都不敢小瞧陈曌。 陈曌的手上有着能够对她造成极大伤害的武器。

她现在也不明白,那是什么东西。 特雷德.派姆顿就被那么一小颗的白色晶体砸中,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陈曌目光闪烁的看着翁瑞.格格巫和特雷德.派姆顿,突然笑了起来。 “既然你们想召唤恶魔,那就如你们心愿,请便。 ”陈曌的话反而让翁瑞.格格巫警惕起来,她不相信,陈曌会这么轻易的就放她完成献祭仪式。

他肯定是想在自己进行仪式的时候攻击自己,如果是这样的话。

而仪式一旦开始,自己会在短时间内无法反击,到时候也将是最为危险的。

所以,如果不解决掉陈曌,翁瑞.格格巫根本就没有勇气开始仪式。

翁瑞.格格巫看了眼地上的特雷德.派姆顿,然后在特雷德的面前丢了一个紫色的药剂:“特雷德,把这个喝掉。 ”“这是什么?你以为我会再听你的吗?”特雷德.派姆顿怨恨的看着翁瑞.格格巫。 “这个能够让你恢复。 ”翁瑞.格格巫说道。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吗?”“这个鲜血药剂是我用活人的血制作而成的,它不止能够治愈你,而且还能让你在短时间内实力大增。 ”陈曌眉头一拧,鲜血药剂!他对鲜血药剂当然不陌生,因为献血药剂在恶魔医书里也有记载。

可是,陈曌记得鲜血药剂里有很多成分都需要地狱里的材料。

而且那是大幅度提高恶魔血脉的药剂,即便是陈曌都收集不全材料。

翁瑞.格格巫连召唤一只恶魔都要煞费苦心,她能弄到地狱里的材料?要么就只是名字一样,作用不一样。

或者是翁瑞.格格巫所制作的鲜血药剂,在人间找到了一些替代品。

至于功效如何,估计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不过看她的样子,想来也是没安好心。

“特雷德,现在我们只有联手杀了他,你我才有一线生机。 ”翁瑞.格格巫说道:“只要杀了他,你就不用做祭品,我们的计划也能顺利的完成,可是如果你杀不了他,别说我们的计划受阻,你连回归正常生活都不可能。

”特雷德.派姆顿目光闪烁不定,终于还是一把抓起鲜血药剂,将瓶子捏碎,紫色的液体流入他的嘴里。 很快特雷德.派姆顿就感觉到体内有一股力量,正在向外释放。

“呼……呼……”原本灼伤的皮肤开始修复,不过特雷德.派姆顿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感觉更加的难受。

“你给我的献血药剂,为什么我感觉……”“这个鲜血药剂能够短暂的提升你的实力,不过也有一点小小的副作用。 ”“什么副作用?”“从此以后,你会变的嗜血,就像是吸血鬼一样。 ”“你耍我!”特雷德.派姆顿满脸狰狞的看着翁瑞.格格巫。 “我们现在内斗,对你我都没好处,只会便宜了这个亚洲人,拖住他十分钟,只要十分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