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第704章 溃坝事故的元凶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2019-07-12

第704章 溃坝事故的元凶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虽然离奇地得到了监察令,但是秦朗却没有想象中的惊喜无功不受禄,秦朗感觉武明侯给他这一块监察令没这么简单。

不过,秦朗也没有在这个东西上面纠结太久,把玩了一阵之后,秦朗便开始了他的修行。

这一趟前往黎塘县,秦朗收获颇多,不仅突破到了内息境界,而且还领悟吸收了密宗手印。 现在,秦朗正试图将密宗手印的奥妙融入毒宗的功夫之中。 修行的时间过得极快,很快就过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洛海川让马真勇到招待所里面叫醒了秦朗。

秦朗虽然一直呆在招待所里面,却并没有睡觉,他居然在房间的阳台上站了整整一晚上。

不过,秦朗一点也不觉得困倦,因为他是以伏龙桩的姿态站立的。 用伏龙桩站桩,这让秦朗可以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密宗真言手印的奥妙,然后将这些真言手印的精髓化为己用。

听见马真勇的敲门声,秦朗才从入定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然后打开门。 “秦兄弟,不好意思打扰你了,首长有请。 ”马真勇向秦朗道。

“噢?什么事情?”马真勇如今是洛海川的绝对亲信,所以知道一些洛海川的事情,于是解释了一句:“应该是首长打算离开这里了。

”“洛叔叔要离开这里了?”秦朗讶道,“叶炳成的事情处理完了?”“还没有完全结束。

不过,叶炳成基本上完蛋了,接下来的事情,已经用不着首长亲自来处理了。 兵贵神速,现在首长打算立即对其他叶系军官进行审查。

”马真勇道。

大致明白了洛海川的想法之后,秦朗就不再多问。

反正,如今秦朗也有一个顾问的身份。

在其位谋其职,于公于私他都应该帮助洛海川完成任务。

果不其然,当秦朗见到洛海川的时候,后者立即道:“秦朗,你来了就还,赶紧准备出发,我们前往南木市去!”“好。 ”秦朗没有多少话,直接应了下来。

南木市,在平川省的南部地区,这里部署了一个军分区,因为南木市地处平川省的边陲,所以有那么一点天高皇帝远的意思,因此这里的军政官员都多少都有些脾气。

洛海川第一站选择夏阳市的叶炳成,这是为了开门红。 第二站选择南木市,则是为了立威。

但凡要立威,只有啃掉了硬骨头才能立威。 不过,这一次秦朗的待遇不错,不再是乘坐军车,而是军用直升机。 很显然,洛海川收拾了叶炳成之后,已经在八四三军中树立了绝对威望,所以调动整个八四三军的资源不在话下。 不过,洛海川此行却没有带更多人,依然只待了马真勇和秦朗两个。 也许,洛海川是处于行动保密的考虑。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直升机抵达南木市军分区指挥部。

刚下飞机,秦朗就看到一队军官站在直升机停机坪附近,看起来是来迎接洛海川,只不过真实的情况却表明南木军分区的人已经知道了洛海川的行动。 这一队军官为首的是一个戴着眼镜笑眯眯的中年少将,此人是南木军分区的二号人物——参谋长吕松,他笑着上前迎接洛海川,握着手道:“洛组长,欢迎光临我们南木军分区指导工作啊。

”“指导可不敢当。

”洛海川谦让道。 “洛组长,您可是军部派下来的调查组长,相当于‘钦差大臣’啊,当然有资格指导我们的工作。 ”吕松呵呵笑道,然后又亲切地跟马真勇和秦朗握手。

“洛组长,我们军分区陈司令去开会了,他特别交代我一定要好好招待您,好好配合您的检查工作。 洛组长,您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来就是了。

”吕松表现得非常配合,但是无论是洛海川还是秦朗,都知道这厮是一个笑面虎。

笑面虎,可不是好对付的。

“那我就先谢过吕参谋长了。

”洛海川也笑了笑。

气氛似乎一团融洽,但就在此时,马真勇忽地指着边上一位军官喝道:“付春有!想不到你居然在这里!”马真勇的一句话,顿时打破了融洽的气氛。 吕松微微一愣,然后笑道:“对了,我怎么忘记了,付少校以前也是八四三军的,前段时间刚转过来,说起来跟你是战友。 ”“我可没有他这样的战友!”马真勇冷哼一声,“付春有!夏阳市水坝溃坝,是不是你找人去搞的?”那个叫付春有的年青军官站了出来,向马真勇道:“马上尉,你现在虽然是调查组的成员之一,但是没凭没据的,我希望你不要愿望人。

更何况,我好歹也算是你的上级,你这样污蔑我,可是要负责的!”秦朗瞅了瞅这个付春有,让秦朗微微诧异的是,此人居然是一个练家子,而且太阳穴高高鼓起,明显是内息境界修为。

不过,此人虽然是一个习武者,但给人的感觉没有习武者的豪爽,反而有一种阴沉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个付春有肯定是一肚子坏水的那种人。 “付少校,你要端正态度。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嘛,我们要配合洛组长的调查。

”吕松很显然是扮演着唱红脸的角色。 “参谋长,洛组长是我的老首长,我肯定是敬重他的。 不过,这个马上尉一上来就给我胡乱加罪名,这是什么调查,这分明就是污蔑栽赃啊!”付春有装着义愤填膺的样子。

“原来夏阳市溃坝的事情,竟然是你搞出来的。 ”洛海川正要开口,秦朗却先一步出声了。 夏阳市水坝溃坝的事情,秦朗可是有切身体会的,因为当时班上一位同学的父亲就死于这一次溃坝事故。 尽管秦朗知道这事跟叶家有关系,但当时负责调查的马真勇和洛海川都倒霉了,所以这件事情也就一直没有查出来。

现在,马真勇指责此事是付春有干的,想必是有些线索了。

不过,马真勇也只是得到一些线索,应该没有铁证,否则也不会如此被动了。 “这位又是谁呢?”付春有将目光落在秦朗身上,语气显得更加不屑。 马真勇现在好歹也是一个上尉军衔了,而秦朗却只是最低等的少尉。 官高一级都能压死人,何况付春有可是高秦朗好几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