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让眼泪滑落,成为骄傲

2019-05-15

母猴把小猴儿递过来,那小猴儿一点不怕,露着亮汪汪的眼睛,看着小红。

小红依依恋恋,摸了摸小猴儿毛发,犯了花痴。

后边的一对穿山甲“吱吱”直叫,好像在提醒,小胜他们走远了。

那猴儿,见小红痴呆站着,“叽叽叽”跑过来,拉了拉小红,小红才回过神来,恋恋不舍往前走。

“山中无老虎,猴子充霸王”,果然说的不假。

小胜一行,来到密林深处,真是个好去处。 溪水淙淙,流入一个小湖之中。 那湖边,野花幽香,佳木繁阴。

最奇特的是,小湖边有一块小小平原,长着几棵冲天古树。

看那一棵棵古树:枝干虬曲苍劲,岁月沧桑,布满开裂皱纹。 枝叶茂密,重重厚实。

树顶尖尖,像高塔一般。 微风吹拂,娇滴滴绿叶翻滚;风停了,凝望着红尘阡陌。

在一颗古树下,一根长藤盘旋蜿蜒,花纹斑驳,却十分光滑。 这长藤,一直伸向空中,缠绕在古树上。

且看它的枝枝叶叶,似乎与古树峥嵘,近似乎占了这三四棵古树的一半。

这长藤也晓得与古树共存亡,它的枝桠在每一棵古树上,只占一半,让古树枝繁叶茂,长时间生存下去。

小胜认得那是一种叫吊勾的硬木,这种硬木,本身就是木质的,但是常常长出勾勾,勾住大树的枝桠,努力向上生长。

在生长期间,常常弯弯曲曲,因此显得蜿蜒古朴。

小胜从来没见过这么大的吊勾,感叹上天造物,造就这片优美的林子。 那猴王,看了看小胜,拉着小胜往吊勾而去。 猴王推了推小胜,似乎叫小胜坐在吊勾的蜿蜒之处。 小胜一怔,这猴王干什么?那猴王见小胜没有坐上去,“叽叽咕咕”一阵,似乎在催促。

小胜笑了一下,管你猴王要干什么,还是坐了上去。 啊,这地方太舒服了。

蜿蜒处悬空,吊勾虽然是木质的,毕竟伸得太长,稍微一用力,就荡一荡的,好像飞翔的感觉。

微风拂面,花香袅袅,流水潺潺,荡一荡的,堪比神仙一般。 那猴王看了看小胜,再看看小红,似乎在询问,要不要让小红坐上来。

看来这个猴儿王国,还是个尊男社会,女的不管再漂亮,都没有地位的。

小红是自己的女人,怎么不叫她坐上来,享受这神仙般的生活呢?小胜招了招手,叫小红过来。 小红也看到小胜在半空中荡来荡去,非常惬意,也心动了,袅袅依依,来到吊勾下边。

小胜弯腰一扯,小红也坐了上去。

吊勾剧烈晃动,荡了起来。

轻飘飘腾云驾雾,晃悠悠绿意盎然,风拂拂美在心中,水潺潺歌谣轻唱,鸟啾啾情人耳语,花香香醉了心间。

身边女儿香浮动,恰是神仙眷侣一般。

白云悠悠飘,青天蓝蓝心,你是我红尘知音,永远伴我一生。

雨天一把伞冬来添寒衣不管路有多崎岖也要陪着你柴米加油盐烹调着诗意一生一世一个你一直走下去苦也守着我累也宠着你春看百花秋望月有爱就美丽锅盆和瓢碗弹奏着甜蜜等到青丝变白发我还牵着你你是我的男神我是你仙女天造地设的一对神仙伴侣就算背也驮了眼睛都花了我还紧紧挽着你说你是唯一……(《神仙眷侣》龙飞、西子)歌儿似乎在耳边响起,猛然睁开眼睛,看到小红闭着眼睛,娇媚的容颜,现出甜甜的笑容。 那笑容,是一个男儿追求美的力量,永生永世呵护的笑容;那笑容,是一个男儿追求完美的步伐,永生永世让那笑容绽放;那笑容,是一个男儿战胜一切困难的勇气,永生永世拥着这笑容前行……醉一缕芬芳,红妆长情意,风来时成花漫,满了男儿心。 谁着了一双绣花鞋,穿着一身粉红色的衣裳,撑一把土家红油伞,活得像诗一样,在故乡的乌江等我?春意浓,花满楼,风儿吹,芬芳流。 和你桃花十里,两袖清风,红妆过丛林。

清风明月,我和你在烟雨江南。

动了心,用了情,入骨的爱,谁能割舍?一天不见,想到丢了魂。

坐在夜色里静静等你,当有月光倾洒柔情,在我身旁流淌,那是你,在每一场梦里,为我写诗。 在每一个黄昏,晚霞映红缠绵,用时间的剪刀剪下,一遍又一遍诵读。

梦想赋予人的动力,源泉来自于行动,躯壳在你的港湾憩息,我们毅然远航。

丛林的刺激,搁浅在枕边,你伴我一同入眠。

当桃花突然绽放枝头,一抹红晕便飞上脸颊,花香沁人心脾。

你在我耳边轻轻说话,才会让我的梦如此绮丽!红尘有你,世界才有了太多的温暖,让我感到不在孤单,而你便是我今生最美的陪伴……小胜和小红正美着,那猴王“嗖”的一声,坐在了小胜的身边,仰天“喔——”长啸一声,声震林樾,仿佛在说,这片丛林是我的,这片丛林是我的,哪个敢来霸占?小胜和小红这时才从美梦中醒来,才知道自己还在丛林之中。 小胜心里汗颜,丛林虽然美丽,但是处处有危险。

小红是女人,警觉性不高,自己怎么啦?怪只怪,丛林太美,一时醉了心境。

猴王这声长啸后,所有的黑叶猴从四面八方涌来,一个个“喔——喔——”齐整整吼叫着,仿佛在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这声音震得林间激荡,叶子“飒飒”作响,树上的鸟儿“噗噗”乱飞。 或许这片丛林长时间由这群黑叶猴占领,没有其它野兽敢来,林子下边的草丛还算平静。

小胜和小红惊呆了,这群猴子,还有这番作为,真的堪称一个小小的社会。

下边的猴子还没有就此作罢,一个个,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不管是公的,还是母的;不管是抱小猴的,还是没抱的,都有序来到蜿蜒的吊勾下边,参拜起来。 先来的自然是那些老猴,在猴王下边一双手合拢,虔诚地拱了一拱,又朝小胜和小红拱了一拱,才走开,从另一边,到没有参拜的猴子后边去。

小胜和小红,没想到在这丛林里,还得到猴子这般待遇,心里五味杂陈。

那猴儿倒没参拜,而是站在猴王下边,监视着参拜的猴子。 这时,一仰头,挤出一丝笑容,好像在说,美死你们了吧?小红在小胜身边,娇美一笑,那些下边参拜的猴子见了,竟忘了参拜,弄得猴儿“吱吱吱”直叫,那些猴子才参拜起来。

猴子一个个从脚边过去,小红容颜一展,凑到小胜耳边说:“老公,我们发了,那个猴王待我们不薄。

”小胜轻轻说道:“有这些猴子在身边,我们的危险会少了一些。

只是,我们又要背上一笔感情债,到时候走出丛林,不准哪个哭哈!”小红转过脸去,默默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