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汉族文明 和而不同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2019-05-24

  “和而不同”  先贤所谓“和”,是“异”中之“和”,无“异”就无“和”。

用今人的流行话语说,“和”讲的就是“多样性的统一”。

“和”的精神是以承认事物的差异性、多样性为前提的;而“同”则不然,它旨在排斥异己,消灭差别,整齐划一。

“同”的这种单一性、纯粹性的倾向,最终必然导致事物的发展停滞直至灭亡;而“和”对多样性的坚守,不同事物或对立因素之间的并存与交融,相成相济,互动互补,是万物生生不已的不二法门。   古人对“和”与“同”的异同与优劣有着深刻的洞识。 《左传·昭公二十年》载,齐国晏婴与齐景公论和同之别,他指出:“和如羹焉”,和“五味”才成美味佳肴;“声亦如味”,和“六律”、“七音”方为悦耳动听的音乐。

相反,“同之不可也如此”,一种调料难免乏味,一种声音让人厌烦。 在此基础上,孔子明确提出“和而不同”的命题,并把和同与否作为区分君子与小人的一个标准:“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这与《中庸》所载孔子“君子和而不流”的说法,意义相近。 孔子将事事苟同、不讲原则的人讥之为“乡愿”,即好好先生,他批评说:“乡愿,德之贼也。 ”章太炎《诸子学略说》说:“所谓中庸,实无异于乡愿。

  彼(孔子)以乡愿为贼而讥之。

夫一乡皆称愿人,此犹没身里巷,不求仕官者也。 若夫逢衣浅带,矫言伪行,以迷惑天下之主,则一国皆称愿人。 所谓中庸者,是国愿,是有甚于乡愿者也。

孔子讥乡愿而不讥国愿,其湛心利禄又可知也。 ”应该说,被章太炎贬为“乡愿”、“国愿”的中庸,并不是先哲追慕的理想层面与理论形态的中庸,而是指它在历史上扭曲变形的社会表现;他所批评的孔子,也并非孔子本人,乃是专制政治的符号性存在。

孔子及其价值理念,在后世没能摆脱被毒化与同化的厄运。

  在精神层面,“和而不同”的理念,从被动的方面看,意含反抗政治强权或文化霸权的压迫与同化;从积极意义看,则昭示了兼容并蓄、海纳百川的包容精神与博大胸怀。 文章标题:汉族文明和而不同是怎样的一种境界文章地址:http:///。

汉族文明 和而不同是怎样的一种境界

  ★、我想失忆以前的往事不想在偶然想起来  ★、话只能对风说,故事也只能讲给自己听。

    是爱情给人做梦的理由和勇气,哪怕最后一切会变成后来,但爱情让我们曾离八套房子那么近。    《后来的我们》是刘若英给我们的新答案,所有的爱情,好的坏的,对的错的,关于爱情的一切,都改变、形塑、成为着我们。    现实如何残酷也遮蔽不了的,是爱情、回家、梦想……这些美好的回忆,以及后来的精髓,总是被人遗忘的: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    后来的我们经典台词语录介绍    做父母的,你们跟谁在一起,有没有成就,赚多少钱,都不重要。    我们只希望你们能过上自己想要的日子,过得踏实,过得快活,健健康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