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文章

暖婚蜜令:南少的影后妻南泊辰,江清雅 日本传统图案布料

2019-07-12

暖婚蜜令:南少的影后妻南泊辰,江清雅 日本传统图案布料

《暖婚蜜令:南少的影后妻》主角南泊辰,江清雅,是杯欢最新完结的都市小说,南泊辰,江清雅小说讲述了“我和江清雅已经和平分手,这是我的新女友。 ”男人依旧保持着和平常一样的矜贵。

他揽着身旁娇羞的女人,扫了一眼周围疯狂拍的媒体:“还不滚?”听了这句话的媒体,在愣了一秒之后,便飞快地散去。

直播的画面,也在此刻戛然而止。 江清雅挑了挑眉头,她这是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和平分手”了?精彩章节江清雅刚走近,胡毅便从车子上走了下来:“雅雅,戏拍完了?累不累?”男人的脸上带着垂涎的笑容。 江清雅对于他的靠近,皱了皱眉头,她很是厌恶胡毅身上夹杂的浓重的香水味,但面上,她还是轻轻笑着:“胡总,您来了?我们这就去吃饭吧?”她这么说了,胡毅自然是连连点头,急忙替她拉开车门:“雅雅,我今天带你去一个餐厅,保证你很喜欢。

”江清雅浑身都冒了一层鸡皮疙瘩,脸上维持着笑容:“那我就期待了,胡总。

”一路上,胡毅都在不停地找着话题,江清雅附和着点头,也没表露出太多的热情,但胡毅就是喜欢江清雅这副爱答不理的样子,这样的女人,他征服起来才有着快感。 胡毅带江清雅去的,是一家中规中矩的中餐厅。 他颇为体贴地开口:“你在剧组拍戏,不能吃热量高的,我就带你来了这家,这家菜偏清淡一些。

”江清雅抬眸,看向面前这座高耸的大厦,心下已经了然。 这栋楼一二层是餐厅,上面是酒店,意味着什么,不言而喻。

见着江清雅稍微犹豫,胡毅搓着手:“我们进去吧。 ”江清雅点头,和胡毅进了餐厅。 进了包厢,随意点了几道菜打发了服务员,胡毅的笑容便增大了一分,他直接拉住江清雅的手:“雅雅,你要借多少钱?”“五十万,胡总可以吗?”江清雅身上眉头皱的很紧,她想要抽回手,但最终想到医院的弟弟,还是忍了下来。

“当然可以!”胡毅见着江清雅没反抗,心里得意非常,他直接揽过江清雅,“只要雅雅开口,多少万都行。

”他格外油腻的脸放大在江清雅面前,惹得她身子崩的更紧。 “小美人,怎么这么紧张?”胡毅嘿嘿地笑着,这回将脸向着江清雅的唇瓣上凑。

江清雅原本也是想忍下来,最终还是没忍住,将他猛地向旁边一推。 胡毅一个不察,直接摔在了地上,他当即恼了,看向江清雅:“江清雅,你什么意思?五十万是不想要了吗?”“我……”江清雅眸光游移。

她怎么能不想要呢,但她还是做不到。 “对不起,胡总,我们改天再谈吧。

”“改天?”胡毅恼怒,猛地拍了下桌子,“你拿我当猴子耍是不是?我告诉你,今天你是走不了了!”他说着,直接上前,抓住江清雅的身子,就将她往自己身上带。 江清雅眸子睁大,抬手给了胡毅一巴掌。

“啪!”她的手都生疼。

“你这个贱人!”胡毅还想要上前,江清雅便抓住手里的包,猛地推了他一把,冲出了包厢门。

她跑的飞快,生怕胡毅让人追过来。

直到进了一个小巷子,她才松了一口气。

等了约摸十分钟,确定没什么情况之后,她才出了黑漆漆的巷子,走了没几步,江清雅的手机便跳出来一条短信,是胡毅的:“江清雅,你完了!”江清雅呼出一口气,收起手机,漫无目的地向前走。 胡毅在圈子里,算是个很有名的投资商,如今她没了南泊辰做靠山,怕是以后会举步维艰。 而且,那五十万,又是没有着落了。

她走了一阵子,再抬眸的时候,便见着不远处有着一家酒吧。

她有些讽刺地扯了扯嘴角,现在的她,竟然也需要酒精这种东西,麻痹一下神经了。

酒吧里,正响着喧闹的爵士乐。 声音撞入江清雅的耳中,让她脑子里的烦恼顿时消散了很多。

她拎了两瓶酒,就这么在角落里开始喝起来。 她的酒量并不是很高,很快便有了醉意。

周围有着男人上前来搭讪,她笑了笑:“借我五十万,借不借?”男人一愣,以为她是疯子,索性离开了。 在酒吧待了将近两个小时,江清雅才晃晃悠悠地出了酒吧。

初秋的夜风透着凉意,吹到她的身上,惹得她打了个哆嗦,意识稍微清楚了些,但又很快模糊。 她沿着道路,就这么摇摇晃晃地走着,走了没多久,耳边便响起了夹杂着怒火的男声:“江清雅,你在这做什么?”江清雅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愣了一下,随即向着面前的人看过去。 面前的男人很高,她稍微扬起了头。 入目,是男人一张俊美到无可挑剔的脸,尤其是一双眸子,明明带了些怒火,却透着引人沉迷的深邃。 江清雅醉的厉害,见到他,突然咧嘴一笑:“原来是南泊辰啊。 ”南泊辰听到她这么称呼自己,不由得有些发愣。 一直以来,她都很是客气地称呼自己为南少。 就算是最为亲密的时候,也这么称呼。

他低头看着面前的女人。 江清雅因为喝醉了,一张小脸酡红,看上去格外……可爱?她嘟着嘴巴,向着南泊辰怀里靠了靠:“有点冷。 ”南泊辰看了一眼她身上穿着的裙子,不由得皱眉,这样能不冷吗?他将她抱进车子里,给她系了安全带,刚准备发动车子,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江清雅:“去哪儿?”“去……”江清雅严肃着一张小脸,似乎在认真思考。

南泊辰目光紧紧地落在她的身上。

今天遇到她,纯属偶然。

想到她今天在餐厅的态度,他便如鲠在喉,开车出来透个气,哪曾想,遇到了喝醉酒的江清雅。 此刻,江清雅还在纠结着去哪儿。

南泊辰逼近她,又问了一句:“去哪儿?”这么近的距离,他可以清楚地闻到她身上的酒味。

该死的女人,究竟喝了多少酒?难不成,是为了她偷藏起来的那个男人喝的?这个想法一冒出他的脑海,他的眸色便越发地幽深。

如果她敢说去那个男人那里,他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江清雅这会儿终于想到了去哪儿,柔软着声音,似乎在撒娇:“当然是去好玩的地方啦。

”闻言,南泊辰松了一口气。 他和一个醉酒的计较什么。

想了想,他索性带着江清雅去了他们之前住的那栋别墅。 进了门,江清雅揉了揉太阳穴,转头看向南泊辰,水晶灯的光芒在她眸子里流转,让她整张脸都格外的明艳活泼:“南泊辰,到家了。 ”南泊辰身子一僵。

这句话,竟然让他心里产生一种别样的情愫。 家?江清雅歪歪扭扭地走到沙发上,靠在沙发背上,说道:“我渴了。 ”说完这句话,她见着南泊辰没动,便闭上了眼睛:“南泊辰,我渴了,我想喝水。

”南泊辰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说实话,他还挺喜欢江清雅这幅样子的。

他端着一杯水递到她的嘴边,她喝了一口,吐着妖媚的酒气,倒在沙发上肉体横陈,包臀裙快遮不住白花花大腿,细而长的大厂交织着一起,彻底显露在了南泊辰。 她皱着眉:“你说,他们怎么都不愿意借钱给我呢?”却不知道,从南泊辰的角度,恰巧可以看见她那包臀裙下的小布料……是粉色的,还是白色的?轰——一股热流涌上了他的全身。